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学外语40年的历程和体会  

2009-12-04 04:43:19|  分类: 往事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牟的文章《外语学习的盲点》,读来很亲切,因为他所说的一些事情我也亲身经历过。比如,学的第一句英文是“Long Live Chairman Mao”,并把它用花斜体一笔一划,有板有眼地描绘在那种类似五线谱的本子上交给老师,然后等待她的好评。还有那守着唱机一遍一遍地听英语灵格风教程的美好时光。“We live in suburb ofLondon…。”,那洪亮的声音,古怪的语调,至今记忆犹新。

还想起许多城南旧事。初中的班主任是我的第一任英文老师。她丈夫曾在开学第一天对我们说,人生应是一本红色日记,还引用了奥斯特罗夫斯基的那段名言。他两口子都是皖南人,毕业于芜湖师范大学俄语专业。那个时候,教英文的老师大多是从俄文改行的。有一次,老师点我站起来念communist这个单词。对于初学英文的孩子们来说,这么多音节的词是很难念的。好在家父也会几句英文,曾教过我这个词,于是我就很熟练地念了出来。老师说我发音不对,让我学着她念, 我死活不愿意。老师很生气,以后上课再也不点我起来发言了,弄得我上她的课总是很不自在,像做过贼似的。后来上大学,听到一位山东籍同学把字母n念成三声的“嗯”,才明白我当时的问题在哪里。家父是河北人,我跟他学的communist肯定有河北梆子的味道,难怪来自皖南的老师听着不舒服。我母亲是湖南人,小时候上过教会学校,把 what 念成“花特”。

高中时换了英文老师,是安徽大学英文专业70届毕业生。第一次上课,她让同学们挨个儿站起来念国际音标,然后就指定我当了英语课代表,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那个时候盛行毛主席的“官教兵,兵教官,兵教兵”。英文老师经常让我给同学们改作业,说是兵教兵,而她则回家做饭带孩子,我感到非常荣幸和自豪。那时的老师很喜欢抓学生的差。有个体育老师, 善打篮球,每次上课,放同学们去玩篮球,却留下我给他抄各种大会的发言稿。到了学年末,他老先生竟然丝毫不讲情面,给我个体育不及格的成绩,只因为我百米多跑了那么两秒。最好笑的事情,是我还和一个同学给全校一千多男生检查过麻风病,就是扒开衣服,看看背上有没有红点儿。其实那本该是驻校医生份内的事情,不知怎么,就落到我俩的头上了。上大学的时候,我仍是英语课代表。没改过作业,但给全班同学上过英文辅导课。这些所谓兵教兵的事情,当时觉得很正常,很自豪,现在想来,脸上发烧。

老牟的文章写得好。不过,我以为, 他的观点有失偏颇, 其论述也存在若干盲区。

老牟批评背单词式学法,提倡背句子式学法。这两种学法我都用过。我学英语的过程正是老牟在文章里所描述的那样,从1969年进初中学习“Long Live Chairman Mao”开始,到1982年初大学毕业,反复折腾了十三年,期间即使是当知青也不曾完全中断英语学习,单词语法没少背,不可谓不努力。为了对付研究生考试,1981年暑假里,曾把高名凯和刘正琰合编的《英语常用词汇》中的五千单词,从A到Z,挨个儿全部背下来(那本书到现在还跟着我)。可是,大学毕业的时候,我的英语仍然处在有耳听不懂,有嘴张不开的状态。

1982年出国前到广州外语学院学了六个月的法语。那时教学所遵循的正是老牟提倡的背句子式学法。所用教材是法国出版的《Le Francais et la vie》,分上下两册,课文全部是对话,内容是说一个意大利人,名叫马可波罗,来到巴黎,拜访石头先生一家,最后和那家的独生女苏菲结婚生子。学校为我们请来了法国外教。上课对话,下课背课文。六个月下来,所有五十四篇课文都背得滚瓜烂熟。我还向同寝室的黄秋庭同学学会了跟着录音磁带同声朗读课文的技术。到后来,任给一篇新课文,只消一个小时,我就可以用与录音同样的语速,同样的声调背诵课文。我曾为这样的方法和结果沾沾自喜,以为从此掌握了学外语多快好省的不二法门。

1982年10月,我来到比利时,非常沮丧地发现,我依然是有耳听不懂,有嘴张不开。原因何在?是词汇量太少,语法不通!试想,两本书,五十四篇课文,一千多个句子(其中还有一半是重复的),不到两千单词,你就是把它们精读到每一个分子,又哪里能满足日常对话听说?

精读和背诵课文所练习的是说的能力。而新到一个国家,初学一种语言,最重要的,不是说得出,而是听得懂。如果你能听得懂对方说话的意思,哪怕你只会说“是”和“不是”,也能独自外出办事情。而听懂的能力,是与词汇量和时间成正比的,需要泛读和泛听,并不是只通过精读和背诵区区数十篇课文就能获得的。以精读的东西来对付丰富多彩,五花八门的生活,无异于在广阔草原上守株待兔。

我后来还用背句子式学法自学过日语和葡萄牙语,作为例子也可以说明一些问题。八年前我在比利时公司里上班的时候,每天来回坐火车要花去四个小时,无聊至极,就想到学一门语言来打发时间。因为想被公司派往日本工作,就买了ASSIMILE系列的《Le japonaissanspeine》(无痛日语)自学。仍然是在广州学法语的那一套方法,每一篇课文都背诵到和录音一样的速度和语调。花去一年多时间,学了两册书。后来公司没有派我去日本工作,倒是我自己离开了公司。如今,再打开《无痛日语》,如果不看拼音的话,我是连一句话也读不出来的。忘得如此干净,也真是无痛了。

1997年我去了巴西,带了一本ASSIMILE系列的《Le bresilien sanspeine》(无痛巴西语,即葡萄牙语)。全书101篇课文,每天学一课,仍然是背句子式学法。在巴西住了一年,那本书学了两遍。离开时的情况是,能听懂不少,也能说一些话,但心里没底,因为我不懂语法。ASSIMILE系列的书强调模仿,不系统介绍语法。结果葡萄牙语的语法在我脑子里完全是一锅粥,一说就错,而且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回到比利时以后,想到学日语的前车之鉴,觉得不能再这样学下去了,就找了一家夜校学习葡萄牙语。每周一晚上上课,一次三个小时。老师授课方法和我在国内学习英文时所熟悉的那一套差不多。语法练习占据了很重的分量,虽然枯燥,却是我最需要的。经过两年学习,打下了扎实的语法基础。后来虽然去瑞士呆了两年,期间再也没学葡萄牙语,但始终没有忘掉。今年三月还曾去巴西用葡萄牙语讲授塑性力学,虽然讲得不算好,但学生们也都听懂了。

对比我学习日语和葡萄牙语的经历,我体会到,学习一门外语,有点像鲤鱼跳龙门,无形之中,有那么一道门槛,越过它,就不太容易忘记了。否则,一旦停止学习,忘记的速度是可以用一泻千里来形容的。我学日语,就是这种情况。表面上背了很多句子,但不通语法,没有越过那道门槛,学成一锅浆糊,心中没数,很快就全部忘掉了。

学习外文,还有另外一种苦恼:有笔写不出。1987年,我在比利时已经住了五年。当我将辛辛苦苦写好的博士论文交给导师改的时候,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江,你写的不是法文”!

法语属拉丁语系。拉丁语是已经死去的语言,可是从拉丁语派生出来的法语,却继承了拉丁语的传统:说的和写的不尽相同,有点类似汉语的白话和文言文。比方说,书这个词在法语里有三种说法:livre,bouquin ,oeuvre。记得我在博士论文初稿中写到我参考了某人写的书。这个书字,我用了bouquin。导师看到后, 大笑起来,说你应该用 oeuvre。查查辞典,oeuvre 有著作的意思,是文言。很久以后我才知道,bouquin一词实际上是老百姓对书的俚称,带有咸亨酒店里的酒徒们看见孔乙己时的表情,难怪我那导师要大笑。

书面法语文言化使我们这些半路出家者大吃苦头。我们这些来到比利时的老外,法语知识主要来源于口语,一般很少看法文书,更少写法文。能把法文写好的,写出味道来的的中国人,我在生活里极少遇到。提笔难,在旅欧华人中是一个普遍现象。

中国人学外语还有个盲区老牟没注意到,就是非英语不学。我遇到许多来读博士和博士后的,在欧洲大陆几年呆下来,一句当地话也不学,因为他们心中有颗北斗星--美国。这是国人学外语典型的纯功利心理。细想一下,其实很不合算。俗话说, 同船过渡,还须八百年的缘分呢,更何况和一种文化相处数年?学语言,最好的条件莫过于身处说那种语言的国家,不加以利用,是很可惜的。语言为什么要用门来作为它的量词?我想,一个解释是,它的确是一道门,一道通往本领,智慧,文化之门。语言是一个民族及其文化的密码,学习语言,本身就是一种乐趣。在我学习葡萄牙语的夜校班上,有一位啤酒厂退休厂长,会说法,德,英,荷,西,葡,俄七门语言。他说等学完了葡萄牙语,还要学阿拉伯语。记得上初中第一天,我英文老师的丈夫说过,马克思七十岁上开始学俄语,当时我们大家一听都佩服得不得了。现在我知道,对于欧洲人来说,那其实是再平常不过的了。

网友吕明曾经告诉我,学好德语要三十年。而积我在国外学外语二十年的经验教训,我现在体会到,对于成年人来说,学好任何一门外语,都是要花费毕生的精力的,而且还需要伴以锲而不舍的努力。背单词式学法也好,背句子式学法也罢,都不过是这条漫漫长路上的一段廊桥而已。

 

发表于2003年8月19日华夏文摘

  评论这张
 
阅读(3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