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普兰风讯  

2010-01-10 05:37:55|  分类: 天涯海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岩声

1987年,我刚读完博士的时候,自以为会当凌绝顶,又剩余了的那么一点儿好奇心,就喜欢想些比较玄的问题。如同涂鸦在《MAZE啊》里,思考“人为什么生两只眼”,我在工作之余,偶尔会读读《Science》(我已经很多年不再有这样的雅兴了)。记得曾读到一篇文章,两个数学家写的。他们证明了,当偶然的样本空间足够大时,就会出现一些规律。譬如,随机分布的点足够多时,某些点之间,就会出现勾股定律。我不敢保证弄懂了他们的理论,但我明白他们的结论的重要性。就如同涂鸦的问题,“人为什么生两只眼?”,我也可以问,世界为什么会有规律? 因为,世界如此之大,物种如此之多,个体如此之多变,便不可能没有规律。 同理,人生也是偶然的,人生的偶然因素又如此之多,那么,偶然与偶然之间,就不可能没有必然。这必然,或曰规律,就是由偶然之珠串成的链子。等你到了链子的端点,蓦然回首,凄然一笑:原来,一切都是命!2004年夏天,我到普兰,走的就是这样一条偶然之链。它的起点,是如下这幅照片。

普兰风讯 - 江岩声 - 江岩声

这幅照片,我一看到便喜欢上了,曾买过一幅送给我在昆明工作的大哥。后来,我2003年生日那天,老婆又买了一幅。我把它挂在客厅墙上。每次看到它,我的感觉,依心情而变:心静的时候,它催我振奋,生命在于变化;心乱的时候,它示我安静,Rien n’est grave。 

照片的压题是:Avis de coup de vent sur Les Poulains。说实话,尽管我说了这么多年法语,可是在此前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不知道该怎样翻译这个题目。Les Poulains,显然是地名,不妨译作普兰。coup de vent,就是一阵风的意思。难在Avis。无论是在字典里,还是在生活中,Avis的意思都是“意见,见解,告示”。“普兰一阵风的意见,见解,告示”?我无法理解。所以,我看照片时,很少看那压题,也就没记住Poulains,或者去查查在哪儿。潜意识里,我以为,它一定在天涯海角,和我无关,我绝无可能去。 

2004年夏天,到法国科罗希克海滩度假。因为无聊,就四处转转。于是,偶然地,选中了美丽岛,BELLE-ILE,和列日一家大超市所在地同名。“咱们就去BELLE-ILE吧,孩子从没坐过海船,让他们见识见识。” 我对老婆说道。 就这样,我们沿着海湾公路,绕道160公里到QUIBERON,然后乘船去了美丽岛。其实科罗希克也有去美丽岛的船,只不过因为航程远二倍,船票钱自然也翻二番。 

因为事先毫无准备,手里只有一本欧洲公路地图,美丽岛上有什么可看的,一无所知。虽然码头上就有旅游服务中心,从那里拿到一些资料,但面对一堆陌生的地名,仍然不知道该往哪儿去。我正率领一家大小沿街逶迤踯蹰,左顾右盼,忽然发现一个规律:每家照相馆的橱窗里,都陈列着那幅非常熟悉的照片。心中一动,莫非真这么巧?得来全不费功夫?赶紧进一家照相馆,指着照片,向老板打听。原来,普兰就在美丽岛的西北角,距码头十多公里!这下就没什么可犹豫的了。但如何去,仍然是个问题。时间只有一下午,十多公里,走路肯定不行,小孩受不了。剩下的方案有三种:公共汽车,租自行车,租汽车。最后选定租汽车,60欧元。 

到了那地方一看,是一大片高低起伏的悬崖。汽车成排,游人如蚁。普兰风讯 - 江岩声 - 江岩声

立于崖顶,凭海临风,自然想起“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可是,在那在照片上,给人静感的灯塔,实地一看,很旧,很破,一点也显不出照片上的它面对狂躁大海的那种定力。照片上那种动与静的对抗,壮美与秀美的和谐,在实地一点都看不出来。想想,这也没什么奇怪。人家那照片,是航空摄影,艺术家拍的。特殊的天气,特殊的时刻,特殊的视角,特殊的心境,效果当然不同。我对此早有心理准备。我知道,除了那些伟大的风景地,一般的地方,上了专业照片总比实地好看。 

然而,还是压不住才下眉头,又上心头的失望。投入产出太不成比例:来回驱车320公里;一个半小时的轮船,风大浪高,有些晕船;回到旅馆已过半夜,孩子在车里早已睡成一滩稀泥。算算账,花费超过100欧元。我对老婆说,移动群山,只看到一条耗子,是这感觉吧?她表示赞同。 

唯一所得,是今天终于想出了那照片压题的翻译:普兰风讯——普兰风带来的讯息。这,或许配得上,作为冥冥之中,把我送到普兰的那条偶然之链的终点吧?

附注: 

《普兰风讯》是摄影师PLISSON的作品,摄于1996年11月24日,风速130公里/小时。美丽岛的全名叫海上美丽岛,BELLE-ILE-EN-MER,是法国布列塔尼地区沿海诸岛中最大的一座,形状近似直角三角形,两直角边各长约20公里,有一万名居民,筑有以法国海军元帅伏邦(Vauban)命名的堡垒。英军曾于1572年,1694年和1761年,三次登陆,攻陷该岛。

普兰风讯 - 江岩声 - 江岩声

 

  评论这张
 
阅读(43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