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到邻居坟头送花  

2010-11-02 20:05:18|  分类: 日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万圣节,做了两件不同寻常的事,一是给父亲写了一篇纪念文字,二是到坟场,给邻居坟头送花。我和他相邻十年,但一直不知道他的名字,每次称他Victo。想不起来是怎样开始这样叫他的。我也对此生疑过。因为我有次在他身后喊Victo,他毫无反应。后来,跟他说话时,我就尽量避免称呼;如果称呼,就尽量轻声。直到今年6月10日,打开信箱,看到一张讣告,方才知道,他名叫Hubert Spits,他夫人名叫Victoire。Victo应该是Victoire,也就是他夫人名的简称。太不好意思了!当着他的面,竟喊了十年他夫人的小名!可是,一切都晚了。他已经死了,已经下葬了,没法用正确的名字当面喊他了。 他夫人在他之前死的,帕金森了几年。两人育有一儿一女。儿子也死了,喉癌。女儿住在附近,家里人丁挺兴旺。

我们家人懒,不是每天开信箱。再说,如今的信箱里,没有好事,全是账单,谁开谁抑郁。所以,我拿到讣告时,Hubert葬礼已是三天前的事情了。就想,等万圣节时给他送花吧。正好昨天,他的女婿来要借给我们的梯子,便问了他岳父坟的大致位置。他说,在老坟场,进门沿中路,往右手。那坟场,今年5月8日,我病中散步去过一次,没多大,便没多问,径直去了花店。

若将我家,花店,坟场这三点连起来的话,大致可成一个等边三角形,边长一公里。出门时,犹豫了一下,是不是开车?但一来路不远,二来走路更虔诚一些,便走去了。到了花店,以12欧元买了五个白色大球菊,底下有花盆,满盛黑土 。我怀抱花盆,二、三公斤重吧,走向坟场,只觉越走越沉,差不多要冒汗了,方才到达。想起电影《春夏秋冬又一春》,理解了那个和尚为什么抱菩萨上山时,背后要拖一个磨盘。做这种事,越折磨自己,越心满意足,因为越虔诚别人。

寻找邻居的坟,费了一把劲,最后还不是我找到的,是邻居的邻居两口子——也来坟地,但不是为邻居——帮我找到的。他们的心理非常健康,敢于每天开信箱,所以赶上了葬礼,对那坟的位置还有印象。

我把花摆在坟上,待这两口子走了,拍了几幅照片,独自想了会儿心思,也走了。想的心思里,有两点值得记下来。

到邻居坟头送花 - 江岩声 - 江岩声

 第一,比利时人活着时,住得挺宽敞,死了非常拥挤,这坟,长宽不过一张单人床,里面竟埋了12口人!

第二,Hubert生前也算威风。我不知道他的职业,但每次和我说话,底气非常足,若说傲慢,也差不多。有一次,因为运瓷器到我家的大卡车占了他门前的位置,我觉过意不去,事后送给他一个花瓶,他板着脸,问,为什么?我说,不好意思,占了你家门前的位置。他将信将疑地收下。如今的他,不过是一张小小的照片,贴在墓碑的一角。这墓,因为他,也就是开启了一次,再盖上,再贴上他的照片,完了。不但没他的名,Hubert,连他的姓,Spits,也是早刻好的,排在一长串名字的最后,并不曾因为他的死,做过任何改动。人一死,就这么简单。

  评论这张
 
阅读(39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