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教授从妓院走出来(12月16日更新)  

2010-12-14 16:24:17|  分类: 留此存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授从妓院走出来(12月16日更新) - 江岩声 - 江岩声
 在友人申请来的项目里工作了三年。我负责做网站,也做些肝肿瘤射频消融数模。有时,同事们看着网站上的照片——三年前的大家,会感叹道,哦,三年了,人老了许多。的确,三年是个不短的跨度,岁月无情。但我发现,有一种人,好像不变老,也不变丑,妓女。我上下班的路上,要经过一些妓女窗口。上班的时候,早上7点40,我背着大包,路过那里,她们大都坐在窗子里。我有时抬头看看她们,觉得她们挺辛苦,这么早就要起床,几乎光着身子坐在那里,冷不冷?她们有时也看看我,眼神勾人魂魄。下班的时候,晚上7点10分,窗子里的座位大都空着。房间后面的帘布拉上着。红的灯,蓝的灯,发着幽幽的、暧昧的光。她们肯定在接客,那帘布的后面。这些妓女,有白,有黑,个个挺着大奶,鼓如皮球,似乎随时会挣脱她们的紧身衣,破窗而出。也不知是真是假。除了肤色,比较起来,白人身材要苗条一些,黑人肥胖一些。生活在西方的黑人女人,大都不注意营养,肥胖的多。奥巴马夫人例外。人家是总统夫人。这是题外话。有一个窗口里,并排坐两个胖黑姑娘。用从我博客留言里学来的术语,那大概是玩3p的。这些窗口,我看了三年,可以说,已经熟视无睹。但有时会想,我的工作快到期了,要失业了,而她们,一个不见少,都稳稳地坐那儿。妓女这行,原来也是很稳定的嘛。便有些嫉妒,想我一个博士,会几门外语,十八般武艺,混得竟还不如妓女。

当然,我只是特例,不是所有的博士都不如妓女。昨天晚上,7点20,在一个窗口前,就遇见一个比妓女强,更比我强的博士,比利时人,正从窗口旁边的门内昂首走出。多年未见了,我条件反射地脱口一声“笨猪”,说完就觉错,想应该说“笨傻”,但他已经回答了一声“笨猪”。然后,我俩擦肩而过。我的车正好就停在那个窗口前。我爬进车内(我的车比较高),坐下。他走向隔马路停着的一辆车。我没发动车,想确认一下。那辆车亮着灯,开了过来。我看车里人,确实是他,并且在招手。同时,窗口的妓女也在招手,做飞吻,向着他的车。

不会错的。我已经是博士的时候,他刚大学毕业。他做博士的时候,我还到他手下找过工作。他跟我说,那个项目他负责。关于我去工作的事情,他问了我一些情况,便没了下文。1998年5月,我从巴西去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参加国际计算力学大会,遇见过他,在一个小会议厅,打了个招呼。1999年,我的巴西导师来访,我陪着导师,和他以及他的导师,四个人隔桌会谈了半小时,他拿着本子写写画画的,记录着。我心想,这人习惯还不错。据我的观察,一般而论,西方人开会做笔记比我们做得好。人家从小学开始,老师就注意这方面的训练。这也是题外话。2000年初,开车上班的路上——我在那所大学当助教,后来去了瑞士——遇见他,打着伞。那时他刚升讲师。我停下车,带上他,在车上说了一会儿话。他说刚在大学附近买了房,走路上班,老婆开车上班。今天上午,到那大学网站查了查,他已经是正教授,professeur ordinaire,而我还不如妓女。人比人,气死人。

开车回家需半小时,想了一路。他也许是最近离了婚,或刚死了老婆,这便可以解释,他为什么会从妓院走出来。食色性也。即使没离婚,婚外花钱尝个鲜,就如同上饭店吃饭,只要能把老婆瞒住就行。按说,存在的便是合理的,没啥好奇怪,好议论的。在比利时,妓女合法,嫖妓当然也合法。工人、农民可以嫖,教授为什么不可以嫖?问题不在这儿。问题在于,他为什么不开车走远一点儿?列日也不是只这条街有妓女。为什么要到这种靠近火车站,很容易撞上熟人甚至学生的地方?设想一下,他在台上,一本正经地讲着艰深的力学,学生在台下窃笑,哪天哪天看见教授从妓院走出来,他能自在么?

最不可思议的,是他还敢在经过我的车时,朝妓女挥手告别。如果是我的话,还不赶紧破帽遮颜,抱头鼠窜?他怎么就这么大大方方?若无其事?当然,一个解释,是他根本不在乎我。他哪儿会想到,我是爱写博客的,会撰文留此存照?另一个解释,是西方教授,本来就叫“兽”,并无师表的概念。

必须补充一个说明西方教授没有师表概念的例子,否则可能会引起网管怀疑,我这篇文章旨在宣传外国妓院,扫黄时予以删除,甚至捣毁我的博客。1993年,我老婆上医学院最后一年,要到医院实习。医院很远,交通不便,我便像上面那个教授一样,把车让给老婆开,自己走路到火车站,乘火车上下班。那时我每天要换乘三趟火车,跑100公里路。这还是单程,如果计算来回的话,就是六趟火车,200公里路。现在写来,觉得真可怕,当时却觉自己幸福得不行。终于有个正正式式的工作了。也许是乐极生悲吧,有一天,下班回到列日,老婆那天发神经,开车到车站来接我,俩人一起回家。穿过这条妓女街,到尽头,左拐20米,接着右拐,欲穿过一个很小的广场,此时对面一辆车,忽然左拐撞来。我老婆刚学会开车不久,未及躲闪,被那车撞上。两车停下。车速不快,无人伤亡。我从车里找出一节粉笔,欲在地上画线,标出相撞时两车位置,然后挪车,叫警察。对方说,不用画线,他左拐,我们右拐,是我们优先,他的错,又没出人身伤亡,不必叫警察,双方把车挪开,让出道路,填写事故单,交到保险公司就是。我和老婆都是第一次遇上交通事故,没有经验,看那人40岁左右,白面书生,他又说是那大学教师,也就信了。结果两车一离开撞点,那人就改了口,填单的时候,无论如何不肯标明他左拐,撞向我们,也不再承认是他的错。只好各自表述。最后,保险公司各打50大板。我后来查了那大学花名册,是建筑专业(architect)的讲师。17年过去了,如果他还在那大学,肯定也是正“叫兽”,至于嫖不嫖妓,就不知道了。

  评论这张
 
阅读(56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