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选择》,第二章,大伯父与一贯道  

2010-12-25 00:00:1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岩声

在时代大变迁来临的关头,爷爷不选择,因而速死,短了几十年阳寿。从活着就是胜利的角度看,他败得很惨,无疑。然而,仅仅活着,毫无尊严,猪狗一般,真的就是胜利吗?也许爷爷的不选择,是最正确的选择,不然的话,四年后,1950年,他就要看到他最得意的儿子,我的大伯父,被枪毙。在镇反中。白发人送黑发人下葬,是人生悲剧,可这要和白发人送黑发人上刑场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共产党枪毙大伯父的理由,不是因为他是国民党,也不是因为他是地主的儿子,也不是因为他本人也可算得上地主——有分家时爷爷分给他的几十亩地,而是因为宗教:他信一贯道,点传师,在家设坛做法。

什么是一贯道?今天大陆的人们已经很少知道了。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据载,1886年,清光绪年间,出现“一贯道”的名称。“道”,是说它属于道家;“一贯”,是将释道儒三教贯穿起来;也就是说,一贯道是在道家的基础上,吸收了佛教和儒家的一些东西,弄成的一个大杂烩, 就像几十年以后,辽宁那个吹小号的在释道儒里点加了一些科学酶而成的“法”不得“轮”不得“功”。1905年,一贯道第十七代祖師(这个“第十七”,不是从1886年算起)在山东济宁设场传播一贯道,有弟子25名,后在山东、河北,京津地区迅速发展,至1945年,抗战结束时,一贯道已传至全国各省。

一贯道主张些什么?我看了一下,大致和几十年以后,小号手搞出的那个轮子教差不多,无非提倡一些优良人性,只是尚没有小号手略知一二的诸如黑洞、大爆炸、相对论等现代物理学概念。那么,这样一个劝人从善的大杂烩,共产党为什么要仇视,杀无赦?除了早中期的共产党相信一切宗教都是鸦片以外,最主要的,是因为一贯道的组织力量和规模,就像小号手的教会组织令共产党害怕一样。彭真说:“一贯道是北平的第一大地下党。”1950年,据大陆公安部门的调查,一贯道在北京有20万信徒,天津有14万。全国有多少?没见到数字,应该有百万之众。共产党自己擅长组织,当然反对别人组织。吾之天下,岂容彼等组织存在?于是,杀,关,管。在云南大理,我有两个远房亲戚,女性,一个是中学校长,信一贯道,也是点传师,被枪毙;另一个是一般信徒,城市贫民,被判刑监禁五年。残酷镇压一贯道,是共产党欠下中国人民的又一笔血债,至今未偿还,在共产党正史里,至今还在为不但从精神上,而且从肉体上彻底消灭一贯道歌功颂德。略略值得欣慰的是,苍天未全闭眼,文革初年,当年镇压一贯道的始作俑者罗瑞卿,挨整跳楼,断双腿,1978年,因腿伤爆毙德国,也算报应吧,此是后话。

早期中华民国政府也曾取缔一贯道,但对其教徒,并没杀关管。1987年,一贯道在台湾已成为最大教门,并被中华民国政府承认为合法宗教。2010年5月,台湾总统马英九,以国民党主席身份赞扬一贯道积极宣扬文化和推动公益活动,说一贯道人数高达两百多万人,比国民党党员还多。

信教,总是教徒自己的选择,古往今来,信教从来不强迫。那么,天津音乐学堂毕业,受过现代教育的大伯父,为什么会选择了一贯道,还当了点传师,招致杀身之祸?大伯父不愁吃穿,没必要设坛搞迷信,骗人钱财,像共产党宣传的那样。只有一种解释,他脑袋太聪明,精力太过旺盛。

大伯父名之熙,和我父亲是异母兄弟。他母亲生他的弟弟(或妹妹)时难产,死了。我爷爷续弦,娶了小他20多岁的我奶奶,生下我二伯父和我父亲。两人中间好像还有女孩,很小的时候病死了,所以我父亲与我二伯父年龄相差十岁,与大伯父相差更多。我父亲上村里在我们家办的那所小学时,之熙是那所学校的校长兼唯一的老师,教我父亲和佃户的孩子们识五线谱唱歌,用赵元任编制的拼音符号识字,算术,国文,体育,社会认知,和自然。国家发给之熙薪水。以今天的观点看当年大伯父的工作,会认为那是一种失败。天津音乐学堂毕业,怎会跑回乡下,教自家村里的三十几个小孩?可能是在别的地方找不到工作吧?我想他不会很安心当这种孩子王。我父亲说,他们那个时候,就盼大哥去县里开会。他一去开会就没人管他们。大哥经常去开会。不一定和教育有关。他长得一副白面书生的秀气模样,写得一笔秀气好字,是县志编委会成员,还兼任县第5区保安团文书,很受保安团长们喜欢。他出去开会,晚上回到家,要给父母解说天下大事。所以,虽然身处农村,大伯父的生活可说是丰富多彩的,在那个村子里,算得场面上的一个人物。他留分头,抽洋烟,还经常用留声机放唱片听。我父亲说,这引起村里一些人的嫉妒。但村子方圆几十里的地主大都很喜欢他,常请去做客。有的地主, 三妻四妾,但没有儿子,便叫大哥去家里和地主婆开party(原话如此),为那地主生儿子,传宗接代。

这样一个人,他信一贯道作甚?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衣食足了,色欲足了,人就要信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所谓精神追求。我二伯父和我父亲,都信共产主义。没证据表明,我大伯父信。他也没必要信。他比两个弟弟年长许多,一定也研读过那个主义,知道它听上去美妙,实行起来怕未必。再说,他是那个社会的既得利益者,拿着国家发的薪水,旱涝保收,还有几十亩田地,自家的房子,和县城的头头脑脑来往,经常和地主婆开party,滋润得很呢!而实行共产主义,就意味着要剥夺这一切,他为什么要信?他不可能信。他又不傻。然而,人年轻时,总要信什么。当时,一贯道正在沦陷区盛行,就像文革动乱以后出现的轮子教吸引了许多喜欢思考的人一样,大伯父不信一贯道也难。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5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