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圣诞平安夜(12月30更新)  

2010-12-27 17:08:13|  分类: 天涯海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今年入冬以来,冷得早,雪多,尤其临近圣诞年关,纷纷扬扬的鹅毛雪,粉雪,一场接一场,交通阻塞,人人抱怨,几乎可算雪灾了,但,也有一个好处,终于有一个白色圣诞。这样的机会,在比利时,据说十年才一次。

大雪封门堵路,不便搞Party,既没请朋友来,也没被朋友请,就我一家四口人,冷冷清清度圣诞。女儿刚过十一岁,还有些孩子过节的热情,扎了圣诞树,往上面挂了各色彩球,闪烁小灯。平安夜之前的下午,我和老婆去批发肉店买了些肉、鱼、海鲜、鹅肝之类的东西,花了184欧元。这些东西,主要为几天后请亲戚来吃饭,少许用一些于圣诞晚上。四个人也吃不了多少。女儿做了鹅肝小吃,就是在小饼干上抹一点儿鹅肝。我炸了十几个盒装青岛春卷。这两样算作头盘。然后是三个菜:清炒西兰花,煎比目鱼,清蒸鳕鱼头。这最后一道菜,浇了辣椒油,只有我能吃。吃饭前,讨论了一下,在哪儿吃。我说在厨房。老婆说在客厅。我说这么少人,坐那张大桌子,大眼瞪小眼,更显冷清。她说,大过年的,那儿有圣诞树,孩子喜欢。我想想,也是,为了孩子吧,不然的话,女儿白扎了那树。

收拾了大桌子,还铺了桌布,像请客那么隆重。然而,正如我预测的,空空荡荡的大屋子,人这么少,桌子那么大,更显冷清。再加上,坐我旁边的阿斗,脸若冰霜,埋头吃饭,一言不发,更使气氛降至冰点,惨不忍睹。我便有些后悔,今天不该训他两次。可是,想想,我也没错啊。如果是因为圣诞,就网开一面,那以后还得了?早上起来的时候,看见他和一个同学在暖烘烘的厨房里说说笑笑。他们已经考完试放假几天了,今早要搭车去学校拿成绩单。而此时,我老婆和女儿正在外面冰天雪地里铲雪。下了一夜的雪,几乎将车全埋起来了。我立刻火冒三丈,喝令阿斗出去帮忙铲雪。阿斗说,是妈妈让进来了,他已经铲了车周围的雪。我说,别人干活的时候,你不能闲站着,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出去!他问,出去干嘛?我说,不干嘛也给我站在外面。我穿好靴子,戴上帽子,出门来到车前,看见阿斗说的所谓铲了车周围的雪,只是车周围10厘米宽的一条带,车头前,仍立着齐腰高的雪墙,车根本没法开。我从老婆手里要过铁锹,狠命铲那堵雪墙,一边铲,一边骂,不知好歹的东西!老婆前天铲雪闪了腰,靠吃药止疼,勉强上班,现在还要奋力铲雪。而16岁的阿斗,电线杆一般,就那么傻矗着,还是人么?!我不骂,能解恨么?

第二次训他,正在吃饭前。老婆让他往盘子里摆些小西红柿。他斜着肩,一手插裤兜,一手拿东西,整一副二流子干活样儿。老婆叫他把手拿出来,他不耐烦,还顶嘴。我厉声道,把手拿出来!干活像点干活样!

真是家有阿斗,鸡犬不宁。好在我家阿斗,至今还不敢跟我顶嘴。但他会生气,不管他对,还是错。小的时候,10岁左右,他生气,我给看过表,大约是一小时;后来是两小时;现在则是整整一天,24 小时。

为了缓和气氛,我要女儿说个笑话。她不说。我便说起厕上阅读她的《托托笑话集》里的一个故事。托托坐在厨房里,在看小人书,他爸爸端着一大筐脏衣服进来,炉子上的锅在往外冒汤。爸爸赶紧放下筐,关火,掀锅盖,对托托嚷道,叫你看着钟点儿,你在干啥?!托托说,我看啦,锅开的时候,是6点10分。女儿纠正我道,不对,18点05。我忍住,没说下面要说的话。圣诞平安夜。阿斗还在阴着脸。今早我看那笑话时,就想到阿斗。他干活,绝对就像托托,只干让他干的,多一丁点儿都不干。那天该他洗碗,我下班回来,看见碗实洗了,但洗碗池旁边装菜帮水果皮的垃圾盒满了,问他,没看见垃圾满了?他反问道,垃圾满了和洗碗有什么关系?这阿斗,真能把你气死!但今晚是圣诞夜,还是少说一点吧。我就忍住没说,看那笑话时,想到阿斗。

一家四口,我不说话,便没人没话,一顿圣诞夜饭,就这样无精打采,冷冷清清地吃完了。之后,我打开计算机,做老婆的网页。阿斗回他房间。老婆和女儿看电视。手机响了。老婆打开手机,哈罗了好几声,对方不说话。我问谁打来的,病人?老婆说,不是,x家打来的。x就是给我家打扫卫生的女工。我在《〈情人〉的瑕疵》里写过。我问,听见什么?老婆捂着手机,用法语说,有人在喊叫。法语是动词贫瘠的语言,一个动词常有多种词义,“喊叫”在法语里,就有三个意思,空喊,哭着喊,大声训斥。我问,是哭喊的喊叫吗?老婆说,是。我猜出是什么事了。一定是两口子在圣诞夜打了起来。老婆说,x 的丈夫要她去。我说,我跟你一起去。老婆说,不要,你一跟着去,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我做网页,正在妙思如潮的兴头上,想想这一去,构思就没了,再加上,刚才吃又麻又辣的鱼头时,喝了一盅二锅头。因为生病服药,我已经有一年没碰这劳什子了(本来也几乎不碰),心在胸腔里狂跳,肯定超过120下/分钟,说话肯定满嘴跑酒气,极讨人嫌。算了。只是,后来,我为此颇感遗憾。

(二)

就在圣诞夜那天的上午,女工来打扫卫生,跟我说,要搬走了。她这话,我听过不知多少遍,这次我连表示听到的“哼”都没“哼”一声。女工说,真的,明年二月,签了合同,并说了要去住的屋子,房租500欧元,三个房间。那屋子,我恰好知道。以前那房子卖的时候,我去看过,还仔细研究过,买还是不买。她又说,和她丈夫一起看过家具。我问,你出去住,你丈夫不伤心?她说:“我不在乎。他说他要出去找女人。”停了一会儿,她又问我,今晚圣诞吃什么?我说,还不知道。她说她也不知道,没心思做复杂的,简单弄点,早些休息。

她走后,中午,我打着伞,冒雪到学校接女儿回来。路过那房子,我说,x要搬到那房子住。女儿说,知道了。我惊奇。你怎么知道的?女儿说,y 告诉她的。y 就是x的女儿,和我女儿同班。我问,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她说,秘密,y 说的,不能告诉任何人。我说,一家人分开住,经济损失很大,你看,房租500,暖气100,水电煤气100,电话网络50,还有其它杂费,每月至少多开支800欧元。要是他们仍住一起,每月存800欧元,一年下来,该是多大的一笔钱?花在度假上,还有多舒服?女儿点头。我总结道,离婚分居人的痛苦,就是房东们的幸福。

老婆开车走了。我想起女工早上说的话,想像着她家圣诞夜深闹翻天的情景,忽然没了心思做网页。我离开计算机,走到在看电视的女儿旁边坐下,问她,为什么爸爸妈妈从不吵架,为什么 x 总和 z(x的丈夫)吵?女儿说,你们也吵架。我说,极少,极少,不是吗?而且从来不大吵,像他们那样,为什么?女儿说,不知道。我说,因为爸爸妈妈不是比利时人,是外国人,都上过大学。女儿说,z 也不是比利时人。我说,他从小在比利时长大,跟比利时人一样,爸爸妈妈是成年以后来比利时的。x 是多好的女人,多勤快。z 不知道欣赏,成天不是谩骂,就是嘲讽。爸爸从来没对妈妈说过一句不好听的话,不是吗?我们家真是运气,大家都能平和地活着。刚说完,忽然意识到不对,就在今天,还训斥了两次阿斗,便补充道,只是爸爸有时忍不住训阿斗。女儿眨眨眼说,你忍不住可以训阿斗,我忍不住却不能说他,还得忍。我干笑一声,不知该说啥。这两个孩子,虽然从小住一起,快十年了,却不是兄妹。女儿清楚着呢。就在今天中午回来的路上,她还说过,我不是他妹妹,他只不过是我表哥。这样的一笔糊涂关系,是我和老婆糊里糊涂弄成的,他们彼此不亲,我们也没有办法,感情是强迫不出来的。我便不再说了。

(三)

过了一小时,老婆回来了。根据她的描述(当然是背着孩子),她进门时的场景是这样的:女工在厨房地上躺着,两个孩子(双胞胎,和我女儿同岁)在哇哇大哭,他们的父亲在咆哮,捂着被他们的妈妈抓破的手臂。他要我老婆想办法保证他的人身安全,说地上躺着的那个女人威胁他,如果他今晚出去,就杀掉他。我刚才写过,法语是动词贫瘠的语言,“出去”又是个多义词,“出去”,“出门玩耍”,“找女人”。他说的出去,是第一个意思。他喜欢热闹,今晚圣诞节,没请别人来,只一家四口人,太冷清,吃了饭,他要出去,到他父母家聊聊。而女人认为他说的出去,是第三个意思,找女人,便不让他出去。诸位,今晚是圣诞夜,哪家女人,不管她以前如何偷情,会容许男人出去找女人?于是,两人先争吵,后动手。他把女人打翻在地,女人抓破他的手臂。

这个男人,大概是当惯了工头,跟我老婆说话,也是一副命令的口吻,说你算是医生吧?你应该知道怎么办。

我老婆以前在国内就是医生,来比利时又重读了六年医学院,毕业后自己开业已经十六年,怎么才算是医生?自然不悦,说,医生管治病,不管家庭暴力,你要是觉得安全受到威胁,应该去报警,找警察来。

她要男人帮忙,把女人从冰冷的地上拉起来。男人不动。最后是她和两个孩子,把女人掺起来,扶到楼上卧室睡下。

老婆说,这个男人,让她恶心,像吃了苍蝇一般。我的评价是,在圣诞夜,那一家简直是疯人院。说完,心里忽然升腾起一股幸福感,想我们一家四口的圣诞夜,虽然冷清,阿斗令人沮丧,但还是平安的。并由此想到幸福的一个定义:所谓幸福,就是看见别人比自己痛苦。

  评论这张
 
阅读(48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