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换QI之换位思考   

2010-04-16 17:44:45|  分类: 奇谈怪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岩声

最近因为生病,每天早上吃药,吃得脑袋发昏,写不出论文,也无力写小说,博客呢,开了几个题,都以《待续》不了了之,造成点击直线下降。今天早上可能忘了吃药,脑袋不是那么昏沉,乘机写点博客,为了挽救颓势,抗日不抗日的等以后有力气再谈,这次试试谈点时鲜生猛话题,例如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马晓海因聚众淫乱被收庭审判,引起广泛关注讨论。

据悉,包括马晓海在内的22名被告人因换QI活动,近日被南京市秦淮区检察院以聚众淫乱罪起诉。在这22人中,女的8人,男的14人,年龄最小的27岁。两年时间内,这些人共聚众淫乱35次,其中马晓海组织或参加换QI活动18次,在他家14次。这22人中真正是夫妻的只有两对。庭审于4月7日开始,马面临最高5年有期徒刑的指控,如果领刑,他将成为20年来第一个因为“聚众淫乱罪”获实刑的人。

我相信,马晓海这次是逃不了了。倒不是换QI不换QI,而是聚众淫乱,也就是一群人,三个以上吧,在一起淫乱。这个事实,马晓海自己都承认了,可又坚持不承认自己精神有病,便没法辩护无罪,只是判多判少的区别。然而,公众对此事的关注焦点,不是聚众淫乱,而是换QI,即使关上门,只两个人偷着换,大多数人认为,也不行。这件事, 引起如此广泛的兴趣和讨论,以至于换QI的相应汉字被敏感了,那个QI,我如果写成“妻”,就会惹来杀文之祸。

 其实,即使聚众淫乱有罪,马晓海被判刑也还是有些冤枉。他自己说,淫乱时,他大多数时间在旁边看。他太老了, 女人大都不愿跟他搞。这我相信。在如今是人民文学杂志文学奖评委的虹影的小说《L'été des trahisons》里,我看到过聚众淫乱的详细描写,从心理到生理,有七页之多。时间是1989年那场风波之后不久,主人公是个18岁的姑娘,从天安门广场跑回来,几天以后,就参加了大学宿舍里的聚众淫乱。是时,伴着强劲的舞乐,她刚和一个有好感的人性交完,又被一个不认识的男子抱住,插入。怎样处理这位纯洁的,前几天还在天安门广场上为民主奋斗的姑娘此时的心理?虹影的选择,是让她闭上眼睛enjoy。她写道,Fort, très fort, elle serre la tête de l'homme, refusant d'ourir les yeux pour ne pas être déçue ni confirmée dans ses espérances (猛烈,再猛烈些,她抱紧男人的头,拒绝睁开眼睛,以便不失望,也不确认,她的希望)。也就是说,即使聚众淫乱的时候,年轻女人还是心存希望。希望什么呢?当然是白马王子。像马晓海那样年过半百的糟老头,没人愿意搭理,这很好理解,人在疯狂的时候,其实就是个动物,人平时的光环与头衔,全都没用处,且不说马晓海只不过是个油头粉面的副教授,即使是杨振宁来了,把金光闪闪的诺贝尔奖章,挂在皮松肉赘的胸前,还是不会有女人理的。所以,我早就说过,人老了,要有自知之明,要灭欲。这个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年轻人的,而年轻人是自私的。

 聚众淫乱,作家虹影可以堂而皇之地神圣地写下来,为了反映那场伟大的风波,而实际中的马晓海却要被起诉判刑。盖因作家有块遮羞布,虚构。中国法律再严酷,再荒唐,也没法管虚构,如果不构成对和谐的威胁的话。

换QI之换位思考  - 江岩声 - 江岩声

在认定马晓海组织聚众淫乱有罪之后,我们再来看看,他的源头,换QI,有什么可讨论的没有。首先,法律里没有规定换QI有罪。所以,马晓海在法庭上打出“换QI无罪”的条幅没有意义。法官不会因为换QI无罪而不判马晓海的刑,否则,按中国司法的习惯,就不会抓他。中国司法的习惯是有罪推定,既然抓了,你就有罪,不然怎么会抓你?无产阶级专政的面子往哪儿搁?何谈法庭的尊严?长期以来,老百姓也习惯了这一点。例如我家老岳母,得知有人因为几篇文章被判11年时,立刻推断出,那人的人品肯定有问题。同理,我们似也可判断,马晓海的人品也有问题。OK,换QI无罪,但总是缺德事吧?如果大家都这样,那不乱了套吗?

我觉得,从道德上指责换QI,非常容易,不赞成换QI的,无论多么愚昧无知,都可以立刻变成雄辩的圣人,立在人类花了几千年的时间堆砌起来的道德喜马拉雅巍峨群峰之上,仿佛鲁迅再世,痛打落水狗。但是,中国老话是怎么说的?孩子是自己的好,老婆是人家的好。如果您承认这两条是真理,那么您就得承认,换QI不是光能用道德大棒打翻在地的,再踏上众人的脚,叫它永世不得翻身。在挥舞道德大棒朝换QI者头上打去之前,您必须先严肃地,诚实地,问问自己,如果有可能,您换不换?这里的可能,当然包括假设换QI和结婚一样平常,一样光荣。也就是说,我们应该与换QI者做一番换位思考,他们为什么能换?我们为什么不能?

换,其实只需一条理由,老婆是人家的好,不必讨论。

不换,好像就不是一句两句能说得清的,如果我们足够诚实。或曰,这很容易解释呀,我爱我妻。这个,当然也不需要讨论。但这毕竟不是婚姻围城里绝大多数人说得出口的真实理由,否则就没有婚姻是围城这样一个伟大的发现。既然围城了,为什么还是不能换呢?我以为,是因为婚姻是个极其自私的东西。对于男人来说,老婆不是私家车,不是房子能够相比的。车可以借给别人开,房子可以出租,或者卖掉,但老婆的私有性,却不是这些身外之物可以相比的。老婆既不能出借,也不能出租,也不能出卖。老婆的私有性,甚至可能超过孩子。孩子是自家的好,但如果别人喜欢你的孩子,你会很高兴;如果别人喜欢你的老婆,你就会很气愤。也就是说,老婆比孩子更私有。别人的老婆是好,玩玩无妨,做起爱来,甚至可能比和老婆更加尽兴。新鲜啊。但要拿自己的老婆去换,作为代价,便平衡不了了。那就相当于把自己的灵魂,心理学上的那个本我,让别人去肆意践踏。这个,我相信,大多数人都做不来,存在一道越不过去的心理障碍,除非离了婚,或者分了居。因此,我敢说,即使换QI和结婚一样光荣,天下也绝不会乱套。

那么, 这道心理障碍,换QI者是怎样越过去的呢?李银河说,是因为在换QI者家庭,夫妻完全平等,彼此不从属,没有私有的概念,因此换QI者家庭,是更高级,更稳定,更人道的婚姻。我觉得,李银河把换QI者理想化了。老毛说过,凡有人群的地方,都有左中右。换QI者也一样,泥沙俱下。在马晓海一案的22名被告人里,如前所述,只有两对夫妻,其余18人都只是性伴侣。马晓海本人就没有老婆。他找女友的先决条件,就是对方要答应参加换QI。女友或者说配偶对于他来说,就是进入换QI群体的入场卷,好比股票市场的资本,野兽世界搭档的狼狈。李银河说这样一群人可以组成更高级更稳定更人道的家庭,我不相信。也许另外那两对可能如此吧。但既如此,那又何须别别扭扭地换QI? 干脆分开得了,共产公妻,马克思的梦想,英特纳雄耐儿,不就实现了?岂不快哉?!所以,我还不能信服,也尚未见到其它描述,对我来说,换QI者是怎样越过那道心理障碍的,仍然还是个谜。吾非鱼,焉知鱼之冷暖?所以我以为,对马晓海换QI,我们应该多做换位思考,少做道德判断。

  评论这张
 
阅读(40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