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向数学家请教文学(完)  

2010-09-13 20:05:24|  分类: 文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向数学家请教文学 - 江岩声 - 江岩声
 开会和老外一起吃饭,通常很累人,因为你必须搜肠刮肚,找些废话来说,否则大家牛一般闷头咀嚼,岂不尴尬?更不幸的是,如果老外的话题你不熟悉,插不上嘴,人家侃侃而谈,你只能陪听陪笑,岂不让老外觉得你傻瓜一个?然而,这种不幸却是经常发生的。因为老外所知,与我们所知,交集甚小,共同的谈资甚少。所以,每逢有老外在场的饭局,如果不是领导要求,我总是尽量远离老外,尽量和中国人在一起。当然,从大局出发,还是得有人陪老外废话,但那通常是领导的事情。领导不爱西餐,饭吃得有没有滋味,想来应该无所谓。我们来法国开会五天,按计划只有两次晚餐是法餐,机会难得,实在太应该把精力集中在盘子里,而不是找废话说。9月7日晚餐,在左岸拉丁区,一个名叫“出版者(Les Editeurs)”的餐馆,我就采取了这样的策略,坐在了一条长桌的最里面、最蹩脚的座位。我的左边是两排书架,立满了书;右边是中国人,该中国人的对面也是中国人;我对面的座位空着。我看此时大家都已入座,一颗心落下:对面不会再有人来了,今晚不必跟老外说话,可以悠闲地品尝法国大菜。

按主人的设定,晚餐菜谱的构成是,头盘,主菜,甜点。每一道可有三个选择。我细细地解码了一番菜谱,选择的头盘是 Salade de roquette et copeaux de parmesan,主菜是Magret de canard du sud-ouest roti aux peches, frites de polenta, 甜点是Verrine de fromage blanc a la vanille bourbon & aux framboises。如果您看着这一长串字母觉得头晕,请放心,我也一样。我虽然说了20多年法语,但看法文菜谱仍感吃力,发懵,不知所云。我的办法,就是只抓关键词。头盘里的Salade,就是色拉,也就是生拌蔬菜。我们出门旅行已逾一周,先德国,后法国,天天大鱼大肉,蔬菜很少,水果更少,吃得肚涨,上火,亟需多吃色拉。主菜里的 canard,就是鸭子。去年初,我和一位从美国来的作家朋友,在萨特咖啡馆,吃过一次鸭子,而且就是Magret de canard,留下深刻印象。甜点里的fromage,就是奶酪。列宁说的“饭吃完了,再上芥末”,我没见过,但是饭吃完了,再上奶酪,我见过多次,也很喜欢。几天前,在德国,有过一次,但那时我的肚子不好,盘中的三种奶酪,每种只尝了一点点,没敢多吃,留下遗憾,和对主人的一丝歉意。餐桌上的大多数——十几个中国人,基本没动奶酪。一盘盘奶酪端来,又一盘盘撤回。德方主人一定很难堪。他们一定以为,那是德国国粹,应该让亚洲人品尝,以符合我们旅行的宗旨——欧亚链接。而我本来是可向数学家请教文学 - 江岩声 - 江岩声以做出贡献的,把三小条奶酪吃光,让德国人欣慰,中国人里还有知音。

大家的菜都点完了,等待期间,法方主持人致词。他坐在长桌的另一头,离我十米。对他,我有怨气。因为第一,我们一群人,三个蒙古人,十二个中国人,从德国过来,大包小包的,他竟然让我们挤地铁,而没至少安排辆车来,把大伙儿的行李拉到旅馆,以至于我们各自拎着沉重的行李,东倒西歪地上下地铁楼梯,狼狈地进出狭窄的闸门。第二,也是令我最气愤的,为上课录像,我需要一个接线板,写了纸条给他,也跟他说了,可他竟然整整一天毫无作为,以至于我不得不使用一个插座,轮换倒腾两个摄像机,耗尽了两个摄像机的电池,才勉强录下一天的课。而他作为旅行团的成员,曾和我们一起,三年间,数次到过蒙古和中国讲课,所到之处,总是专车接送,大事小事,有求必应,何曾为一个接线板发愁?何曾像右图人那样,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拎着行李挤地铁?要知道,这些人,在中国,可都是医学院的教授和科主任。他们哪里吃过这种苦?如果说,地铁一事,可以解释为法国人的疏忽,没想到我们行李多,那么一天时间搞不来一个接线板,怎样解释?只能是他根本就不上心。而不上心的背后,是骨子里轻慢我等老中。老外系吃狼奶长大,硬向数学家请教文学 - 江岩声 - 江岩声是不上路,无论中蒙两国人民对他有多好。这是此次旅行我得到的一点认识,作为与数学和文学都无关的题外话,记在这里(毕竟是些小事,不值专文记叙)。

所以,法方主持人在我右边十米远处致词的时候,我就故意不听他的,存心气他。彼既不仁,吾亦不义。而且我知道,他说的,也无非一些场面上的友谊大话。以他那副心肠,根本就没资格说那些大话。我便掉头向左,打量书架上的书。一册一册书脊看去,一层一层看完,没看见一本我知道书名或作者的,不禁惭愧,为自己狭窄的阅读范围。有一本画册,《雪铁龙90年》,平放着的,面向我,引起我的兴趣。我拿下,打开,摊在餐桌上,一页一页地翻。有一章介绍前轮驱动,说是雪铁龙的发明,其事业的一个里程碑。我一直不甚明了,与后轮驱动相比,前轮驱动究竟有何优点,为何现在的小汽车绝大多数都是前轮驱动,便认真读了起来。读完了,仍然没明了。我因而断定,这本书写得并不好,便合上书,不再看了。正好头盘纷纷上来了,大家开吃。

向数学家请教文学 - 江岩声 - 江岩声

和头盘一起来到的,还有一个食客,法方主持人请来陪客的同事( 左图)。他可算数学家,原来学纯数学,后转应用数学,现搞图像信号分析。因为来晚了,一条长桌没有别的空座儿,他便走到我对面,坐了下来。我心中不禁连连叫苦,一盘色拉,吃着像稻草,没滋没味。也不知那色拉本来就像稻草,还是我心有旁骛。我开始条件反射地搜肠刮肚,寻找话题。找到的第一个话题,是这家饭馆为何叫出版者。他的解释是,周围聚集了法国所有的出版社。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没话找话,无意中想起这个问题,真是天降灵感,因为后面引出了一系列话题,都是我熟悉或者思考过的。正像卡耐基在《人性的弱点》里总结的那样,优秀的将军总是把敌军引到自己熟悉的地方作战。我相信,这个伎俩也适合与老外吃饭时聊天。当然,得有个先决条件,就是老外也必须熟悉我熟悉的东西,并且对之感兴趣,聊起来方才顺畅,愉快。并不是所有老外都符合这个条件。例如,我们旅行团里的四个德法老外,我跟他们就没有多少话题可聊。而这个数学家恰巧符合条件。他不像陈景润那样死读数学。他应该更算外国典型的知识分子,对什么都有自己的看法,而这些看法的根本,是其广博而深入的知识,积极的思考。这样的人,在外国也不是很多,在中国就更少了。我注意到,这个数学家对文字是敏感的。因为我问他,这书架上的书是不是通常法国人在家里读的那些。他朝书架看了看,说不是。这缓解了我先前的惭愧。我说,那么饭店将这些书放在这里,c'est comme ?a(?=ccedil)。他想了想,说,oui,c'est comme ?a(?=ccedil)。也就是说,他明白了连我自己都说不清楚的那层意思。当然,如果让我现在打个比喻,我会说,就像家具店摆在书架上的那些书。而当时,我并没想到这样的说法。而他竟然明白了。由此,我下决心向他求证两个文学问题。我说,我想借此机会向您请教两个问题,文学方面的,不是您的专业。他说,可以,我试试。我说,玛格丽特-杜拉斯的《情人》,在中国非常受欢迎,大家尤其欣赏她的语言,有人甚至说,中文译本一定超过了原文。我对照了原文,发现一些技术性错误。例如这样一句,Ma mère me dit quelque fois que jamais, de ma vie entière, je ne reverrai des fleuves aussi beaux que ceux-là (见《〈情人〉的瑕疵》中的讨论). 我说,这是个主句现在时,从句将来时的搭配,而中文翻译里,将之改成主句过去时,从句逾过去时,是不是一个错误?他说,那是一个严重的错误。主句这里用现在时,表示动作在重复——母亲过去,现在,以后都对我说过。而且,改成过去时后,破坏了句子的音乐节奏(这一点,他不了解中文。中文动词没有时态变化,一个动词,表示过去的动作,或者现在的动作,音乐节奏并无差别)。

一个数学家,能够注意句子的音乐节奏!我感到兴奋。真是找对人了!于是,又请教了第二个文学问题,《局外人》开头那句(“今天,妈妈死了,也许是昨天,je ne sais pas。”对于我的看法(见《 我读茨威格》,我从未向法国人求证过),他说,光从字面看,“je ne sais pas” 还看不出来“我不想知道”的意思,但如果当着面说,从语气和表情上,便可以看出,如果有那种意思。我说,如果是中文的“我不知道”,即使是当面说,也很难表达出“我不想知道”的意思。

附录一:我吃的法国大菜——很大的盘子,很少的一点东西

向数学家请教文学(完) - 江岩声 - 江岩声

附录二:第二天的话题
也许是缘分,第二天晚餐在巴黎最老的饭店,Procope, 又和数学家坐在一起,饭桌的一头,吃的又是鸭子。因为他的女朋友(波兰人)是建筑师,也在场,便一起讨论了卢浮宫的金字塔,巴黎的斯大林式建筑。数学家认为,金字塔很不好。他的女朋友认为,金字塔很成功。斯大林式建筑的特点,是让人自觉渺小。
  评论这张
 
阅读(44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