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看一个狗屁教堂,得两肚窝囊废气  

2010-09-09 00:57:38|  分类: 天涯海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狗屁教堂,两肚子窝囊气 - 江岩声 - 江岩声

 大客车到达Rochechouart大街停车点的时候,正下着雨。大家下得车来,跟着导游,簇拥在三、四把伞下,往圣心教堂走。人多伞少,走得便有些别别扭扭,踉踉跄跄。我没伞,跟在有伞族后面,将照相机藏衣服里,三脚架拿手中,走了一段路。雨越来越大,不能再这样走了,除非想当落汤鸡,我便离队躲入路旁的小店,想,算了吧,反正以前到过圣心教堂。本来就不想来的,不过是为听从领导号召,给主办方捧场而已。店里卖旅游纪念品。打量了一些茶杯,都印着巴黎景观,5到10欧元不等。有愿望买一个。在海德堡给家人买了三个,自己没买,有点冤。看看表,离集合时间还有30分钟,再看看外面,雨小了一些。买了茶杯回大客车等三十分钟?太长了点儿。便没买,想,再到别的店看看。出店,往前,不一会儿,就到了街尽头,仰头可见坡上矗立的教堂。也算宏伟,但并无其它感觉。算了一下,我还是1998年来的,一晃十多年了。路边酒馆的露天座位上,一溜儿坐着男男女女,面对坡上的教堂,在喝咖啡。我是不是也来一杯,一边瞭望教堂,一边消磨掉还剩下的20分钟?这么想着,试了两个空座位。一个坐下后发现旁边就是烟鬼,正在吞云吐雾,赶紧起身离开。另一个被先我一步到达的一个男子声称是预留给他老婆的。无奈,只好对着教堂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往坡上爬。没爬几步,遇上两个黑人,挡着去路。其中一个,手拿一串东西,向我摇晃,说一欧元几个。我说不要,欲绕过他。他伸出两手,拉着一根细线,中间一环,直往我拿着相机的手指上套。我喝道,你要干什么?!他说,给你试试。我说,我说了,不要!你走开!他翻翻白眼,离开两步,说,你滚吧。我胸中顿时气涌,上前一步,厉声道,该滚开的,不是你吗?另一个黑人拉住我,说,走吧,走吧。我也就没再跟那黑人罗嗦——尽管他还在罗嗦,掉头继续走我的路,往坡上爬。看上去,不过几十级台阶吧,竟爬得我心狂跳,手冰凉,喘不过来气。也不知道是病体虚弱,还是给那黑人气的。到了一个平台,赶紧停下,歇了歇,居高临下,看了看巴黎市景。左前方,巴黎圣母院两个钟楼,像两个火柴盒,浮在屋顶起伏的海洋上。右前方,一栋建筑,如潜艇上的黑塔。没见艾菲尔铁塔,也没见凯旋门。这有些出我意外。昨天刚登过艾菲尔铁塔第三层,将巴黎尽收眼底,现在再看类似的东西,便觉很平凡,激不起拍照的欲望,雨又下得有些大了,于是,三步并作两步,走完剩下的台阶和平地,进了教堂。因为刚才爬坡心跳,喘不过气来,又淋了雨,赶紧找了个座位坐下,掏出餐巾纸,擦拭照相机、脸和眼镜,然后想,就这歇着吧,还剩5分钟的时候往回走。

干坐着,当然无聊,便打量四周,想起导游在车上的解说,“所用砖料都是白色的,所以圣心教堂也叫白教堂”。堂内上前方很空旷,没有那个巨大的扭着身子受难的神物,也无繁复装饰。是不是新教的教堂?这么想着,便想照张相。我知道,教堂内一般不宜使用闪光灯,一来损害文物,二来打扰正在思念上帝的信徒。须使用三脚架。我拉三角架的一条腿。一拉便齐根掉了。这三脚架,很可能是made in China,一条腿掉过多次。费了一些时间,拧上脱落的腿,拉出另外两只腿,立在地上。一周前,在德国罗滕堡,曾看见有人用三脚架的两条腿照相。我如法炮制,觉得不稳。又用我的双腿夹住三脚架的双腿,试试,还是不够稳。 看看旁边过道无人,我就把刚拧上的断腿也将就着拉出来,站起身,走到过道上,叉开三脚架的三条腿,立在地上。这个过程当中,我右前方的坐椅上,有人几次向我的左后方伸手指。我不知何意,没有理会,继续我的操作,往三脚架上拧照相机。 这时,一个人走过来,恶狠狠地说,喂!你干什么?!我抬头一看,是个黑人大汉,西装领带。我知道,黑人这身打扮,肯定是教堂的,便说,照个相,不用闪光。他道,不用闪光也不行,教堂内部不准照相!门口英文写着呢!我说,我没看见。我从未见过不准照相的教堂。你们为什么不准照相?这时,又走过来一个黑人,也是西装领带,年纪大一些。他说,不准照相就是不准照相!你们中国人,知道在教堂里应该怎样说话吗?我心中立刻火气又起。他怎么知道我是中国人?我怎么就不可能是日本人,韩国人?这不是种族歧视吗?我愤然道,留着你的上帝自己享用吧。我不会再来了。他说, 很好!很好!我们才不希罕呢!走开!

也只有走开。教堂显然不是吵架的地方。在我与这两个黑人口角相向的几十秒钟内,不少人已聚集在周围,我怕扰乱教堂的秩序,引起公愤。

下山,一路郁闷。又是一肚子窝囊气!两个黑人,在教堂里工作的,态度怎会如此恶劣?教堂是什么地方?你要是私人花园,自可不准拍照,人家无话可说。可你不是私人花园吧?你不是随便天下人出入的么?你不是宣称四海之内皆兄弟么?而且,你到底为什么不准拍照?怕人拍了你的装饰拿去卖钱?那不正好为你那宝贝上帝做宣传?怕人拍下神父传教时不雅的动作,例如扣鼻屎,掏耳朵,瞟女人?但又有几人会这样损?而且又有什么意思?不准拍照的教堂,只能是邪教,狗屁。再说了,耶稣的道理,千头万绪,不就是二句话么?世人无知,无知无罪。我不知道你们不准拍照,理应得到宽恕。你们说话为什么就不能客气一些?我想起,去年5月,也是在巴黎,开车与另一辆车互擦一点皮。对方是个黑人,跳下车来的第一句话便是,喂,你们中国人,会开车吗?我本来是要向他道歉的。他这一句话,立刻让我冒火,吵了起来。妈的,20年前,老子考到驾驶证的时候,那家伙如果是非洲土著,肯定还光着腚;如果被法国人收养,肯定还穿着尿不湿。这帮黑鬼,动不动就是“你们中国人”。我们中国人怎么了?我们中国人吃面条的时候,你们还在吃人呢!有多少传教士葬身你们黑腹?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副模样!

走过那家礼品店的时候,我停下脚步,问自己,去买个杯子?但掂量心情,全无。算了。 于是,径直走回Rochechouart大街。到了车上,一个同事问我,教堂怎样?我说,一个狗屁教堂,两肚子窝囊气。我解释了经过,并说,这是我在巴黎第三次和黑人吵架。也只和黑人吵过架。同事说,黑人就是这样,他们在白人面前是狗,看别人是猪。我想了想,说,很对。另一个同事说,也是因为中国现在出国旅游的人多,又不守规矩,到处讨人嫌。后来我把这事用英文说给我们旅行团里一个德国同事听。我说那两人(我没说是黑人)使用了abusive language。这位同事是虔诚的教徒,每周都和他妻子去教堂。他说,Oh,真的吗?真糟糕!那俩人怎么能那样说话?肯定不是神职人员,只是教堂雇佣的杂工。他并且告诉我,圣心教堂是天主教堂。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