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买咸菜  

2011-11-05 15:41:17|  分类: 往事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星期,因为中间夹着万圣节,我只上了两天班,周一和周五,而且是一个人独坐办公室——领导和同事都出差了。一人上班很没劲,连个说话的都没有。但因为自小接受的大庆王铁人式教育,领导在和不在都能应一个样儿,所以还是正儿八经地算题。只是周五傍晚,稍微提前走了。因为我想去买咸菜。家里已经半个月没有咸菜了,连一贯对吃啥都没意见的老婆也说想吃咸菜了。于是,买咸菜便提上了日程。

早上上班的时候,计划是下班去布鲁塞尔的金源超市,特意拎了个购物大袋子。周五火车可买周末票,半价,鲁汶到布鲁塞尔,来回只要3欧元,这样可降低吃咸菜的成本。咸菜这东西,本来就不贵,为买它还花路费,比它本身贵得多,太不合算,虽然绝对值并不高。

可是我的左脚坏了。前些天的一个周六,天好,为了去买几个螺丝,办公室用的,走了三小时。大概是伤着了。这几天益发疼起来。又一次相信领导说的话。他一贯反对体育锻炼,说年纪大了,锻炼实际上是增加损耗,加快磨损,得不偿失。他的话,屡次在我身上得到验证。可是没办法,生命在于运动,这不仅是一种人生哲学,也是一种习惯,一种强迫症。

到布鲁塞尔虽然可坐火车,而且直插市中心,但出站到金源超市,步行还要十多分钟。若在平时,这根本不在话下,溜达着就到了,可是现在,十多分钟步行,可能就会把脚彻底走坏。这个脚,在瑞士的时候,十年前了,坏了一年半,痛苦极了,最后是打了40针,而且是我自己往肚皮上打,一天一针,才好的。绝不能让它遭二茬罪。但是,咸菜还是要吃的。想到地铁,但要买票,4.2欧元,成本又上去了。只一站路,或许可以蹭票?也不是没蹭过,当学生的时候。但若逮着呢?半百老脸往哪儿搁?最后,是博士生小李给我提供了新思路。他说,鲁汶的亚洲商店,尼泊尔人开的,也有榨菜,小包装那种,几毛钱,垃圾食品!他不屑道。我笑笑。小李是70后,没有我们50后那种咸菜情结。

我知道那家店,门楣上书大大的红字,ASIAN SUPERMAKT,四年来,每次上班乘车路过都看到,但从没进去过。便决定下班路过时,下车去看看,就在站对面,跨过马路就是。如果它没有,也就算了。咸菜毕竟没有脚重要。

从进门起,便左顾右盼,一直往里,快到尽头的一个架子上,果然有,而且不止一种。心花怒放!好像吴清华找到了党。挑了一下,买了四种,鱼泉榨菜,2毛5/袋;可味罗卜,3毛/袋;雪菜笋丝,4毛/袋。都买了一些。还买了一袋酸菜,3块多。前天朋友帮买了一桶嫩豆腐,正好可烧酸菜豆腐汤。算账费了点儿时间。前面那人买的多,可能是开餐馆的。到我了,那个尼泊尔人太笨,脑筋根本不会急转弯,我给他每一种归类都理好了,他还是一袋一袋地扫描。等车又花了些时间。结果到了火车站,尽管我要乘的车晚点5分,还是眼睁睁地看着它开走了。这一下,要等一小时!

只好在月台上,找个座位坐下,掏出Ebook,看《魔山》,法文本。心想,正好平时老没时间,今天可以看它一小时。可是,看了10页,约20分钟,到了第87页上,无聊起来。这是我看过的最无聊的书,比《追忆似水年华》要无聊十倍。如果不是知道旅德生物医学专家郭力耗时四年翻译了它,而她现在又是我的文友,屡次在她负责的《欧华导报》的版面上发表我的文章,如果村上春树没在《挪威的森林》提到它,我不会坚持读的,肯定不到10页就放弃了。

经验告诉我,看伟大而无聊的书,不能急躁,一感觉无聊,须立刻停下,才不至倒胃口。可是,干什么呢?看了两眼对面坐的美女。鲁汶美女真是多,就这段时间,走了一个,又来一个,个个天仙。美女养眼,但也不能老看,尤其不能盯着人家看,二百五似的。须假装无意,转动脑袋时捎带着看。这显然不够kill time的。看看表,还有半小时。想起以前在国内乘火车长途旅行,人们消磨时间的一个办法,是不停地吃东西。可我上班带的饭早吃得一粒不剩。计算机包里,身上的口袋,不用翻就知道,没有任何能吃的东西,饼干糖果之类。我不吃零食。便想起购物大袋子里的咸菜。没事儿啃咸菜?荒唐。但还是翻了翻,拿出可味罗卜,对着画面端详了一会儿,忽然想起儿时,便撕开包装,拿出两条,放入嘴中。嗯,很不错,咯嘣咯嘣,不很咸。便一会儿拿出两条,塞入嘴中,咯嘣咯嘣;一会儿拿出两条,咯嘣咯嘣。看看对面美女,人家没啥反应。月台上,人声,火车声,她肯定听不到我嘴里的咯嘣咯嘣。

真像普鲁斯特写的那样,吃某种东西,心中会矗起记忆的大厦,浮现久远的时光。1965年吧,我十岁,已能帮母亲做一些简单的菜,例如辣椒泡萝卜干。就是把新鲜的红辣椒切成丁(手有时会切得很辣,须用肥皂细细地洗,否则一不小心抹了一下眼睛,就非常糟糕),萝卜干也切成丁,两者用酱油泡了,是我最喜欢的咸菜。有时,按母亲上班前交待的,买来红辣椒和萝卜干,做好了,自己一个人,就那么干吃,能吃掉半碗,又咸又辣,鼻涕眼泪一齐流,吸吸溜溜,还是要吃,停不下来。这当然是父母下班前,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如果大人在家,那还是不敢如此纵情的。

如今想来,那时的日子,实在太穷了。咸菜便是孩子的零嘴。当然,相对来说,我家还算好的,每天有肉吃。许多人家,一星期才买一次肉,肥的炼油,炒青菜;瘦的切成细丝,放在咸菜里,星星点点。我老婆家就是这样。她家还是双职工。那些单职工家庭,一人上班,二级工,每月挣37、8块钱,四个孩子,该如何?恐怕红辣椒泡萝卜干都是奢侈。那时,红辣椒一斤8分钱,萝卜干也是,酱油一毛多,做一碗红辣椒泡萝卜干,成本就得二毛钱。

后面的火车趟趟晚点。我坐了慢车,晚上八点半才到家。就大孩子一人在家,他已经吃过了。我煮了烫饭,就那袋吃剩的萝卜干,另开一袋雪菜笋丝,感觉好极了。后来,老婆和女儿回来,也吃了咸菜,都连说好吃。老婆说好吃不奇怪,她也是50后,女儿可是90后,活在蜜饯里,又为何?因为,她两岁半来比利时之前,吃过很多咸菜。

咸菜,穷人之命,富人之珠。

  评论这张
 
阅读(57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