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华夏文摘/快递发表了我的《试论科学等级社会》  

2011-12-05 23:45:07|  分类: 留此存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月4日,《华夏文摘》在快递上发表了我的《试论科学等级社会》。我是26天前,11月8日,把这篇文章加入我在华夏文摘的文库的,修改、磨去一些锋芒后,于当日投给该杂志,一直未见发表。期间,因为看了识似的《特利尔的红房子》,想到无论黄正平还是识似,都没有直接表现马克思故居内部的样子,特别是没有照片,便于11月23日,投了《思想的力量——参观德国特里尔马克思故居》。这篇文章倒是很快就发表了,但月初投的《试论科学等级社会》仍无消息。我想一定是他们给毙了。那文章太毒,他们的神经受不了。再说,时间拖长了,我对发表不发表,完全失了兴趣,所以,昨天,偶然看见《华夏文摘》网站上的《试论科学等级社会》时,非常意外,接着便做好了迎接乱砖的心理准备。今天,打开《华夏文摘》网站,有17条评论,其中15条评论比较温和,这使我大感意外。看来药家鑫没白死,卡扎非也没白死,人们到底进步了,吸取了教训,能够容忍异端邪见,明白正义之下,必有邪恶;邪恶之中,不乏人性。当然,也有宿敌的砖头,两块,最后那两人扔来。宿敌只是一种说法,等于抬举了这两人。能当敌人的,总得水平大致相当吧?可我平时看过他们的一些帖子,知道他们脑袋里只有一根筋,档次忒低了些,连只会用别人的屁股思考的那种人都算不上。他们根本就不会思考,只是逢“江岩声”必砸。

那么,简单地说,本文探讨了什么?借用黄婉君老师教给我的中心思想的表述模式,可以这样概括:本文阐明了历史上等级社会的根本弊病,通过描述公元3000年的人类社会,论述了将人类合理地分成等级的可能和必要。为何公元3000年?因为现在的人们没法接受,也没有条件合理地分成等级。

本文还有一些次要的观点,例如公元3000年将不再有科学,因为一切科学问题都已解决;现代社会已经走入无赖民主加寡头金融的死胡同。限于篇幅,这些问题都没有展开论述。但是,明白人自会明白我要说什么,不明白的我怎么说也不会明白,还可能对我飞来额外的砖头。

有时,看着自己的文章,我会无聊地沾沾自喜,想,华夏文摘或其它什么文摘,还有谁能写出我这么独特的文章?我想不出来。此时,我就会心生疑惑,那为什么来我博客读文的CNDers少而又少?就我所知,常来的,只有愉悦。少数人会关注我的CND文集,例如费明。想到这么一条解释,能来我博客读文的,必得与我是同类。只有同类,才关心同类的情感、思想和生活,而我这一类的人实在是太少了。这也是我为什么很少访问别人博客的原因:我没发现同类。当然,礼节性的回访,我也偶尔做一下。

将这全部17条评论留此存照(按时间顺序)。 

费明 终于等来了江岩声的回应:压根就没有绝对意义的平等,这两百年的自由平等博爱已经走过了头儿,带来了灾难。我们不是都要吃whole foods,不要吃抗生素喂出的黄鳝、避孕药喂出的螃蟹,加了三聚氰胺的牛奶吗?为什么不能让社会自然一点? 
BigDipper 不好意思,没看懂。
江贵族说了哪个等级该吃 whole foods,哪个等级该吃加了三聚氰胺的牛奶?
噢,你最好先告诉大家,在你的“自然”社会里,你属于哪个等级。
 东方磐石  “人生而平等”没有科学根据,实是自欺欺人!很多人都高举“人生而平等”道德大旗,自以为高尚,实际上,人类决不会接受人人平等,共产主义的失败就是证明。人类只可能接受有限的平等!不过,出于人类才有的怜悯之心,还是应该建立一定程度的平等,如机会、人格的平等,就如人类应该优待残疾人,这才是人类社会,否则就是动物世界了。人类在财富、能力上是不可能平等的,也不可能接受平等。
 费明 同样的恶性杀人,马加爵就更受同情,因为他是穷人,杀的是富家子弟。
中国人最追求平等,多半就因为中国是个最不平等的社会。对平等渴望,成了一个农民哥们儿登上龙椅的鞋子。几十年后,看到更不平等现实才知道上当。
 sijing 大勺,你怎么先给答案(贵族),再提问题(属于哪个等级)呢?
 东方磐石 人类作为一种动物是没有平等可言的。但是,若想区别与普通动物,则应该建立适当的平等。中国历来都是君臣父子,绝对的独裁-等级制度社会,实是一个动物世界,几乎没有人类文明,那些所谓的文明要么是假文明,如君臣父子(动物世界也是等级社会,已经实行了几亿年),要么是反文明,如孝道,最好的也就是技能性的东西,但这与动物的技能没有本质的区别,只是水平更高。

中国历来是个不平等社会,社员们追求的不是平等而是不平等(特权),穷人从出生就受欺负,故发奋功读,以期实现不平等,欺压别人,富人从出生享受甜美的特权,同时受到穷人造反的威胁,故要巩固不平等。中国是一个人人都追求、向往不平等的社会,人们(或动物们)追求的是不平等,因而永远不平等,大家也享受、欣赏、陶醉于不平等。中国文明就是一个不平等文明。
 费明  whole foods 是个例子,为了说明太多人工做作的食品不好。
同样,太多人为干预的社会也不好,刻意追求平等会起反作用。
 BigDipper  不好意思,还是没看懂。
是奴隶制比较自然,还是公候伯子男制比较自然?
这些社会都不是人为干预的,是上帝干预的,对吧?
 .yuyue. 老江这篇写的虽然是科学等级社会,但只能当科学幻想看。巧的很,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理论,也是脱胎于幻想社会主义,最后号称为科学社会主义。因为什么事情一贴上科学的标签,就是真理和进步了。但是恰恰相反,社会学的事情,一贴上科学的标签,往往就是拉大旗做虎皮,因为社会学里没有科学多少事情。三权分立之类的,不是科学。(西方有political science门类,我不知道其倒底研究什么,怎样的科学方法,这个恐怕要请韩家亮先生才能说得清楚了。)
中国有几千年的等级社会了,如果一直实行下去,倒不大会造成金融海啸,但恐怕也只是好死不如赖活而已。按照老江的意思,这是因为缺了科学,不能对人进行DNA测序,所以即使有等级,也无济于事,算不上好等级社会。
这种“科学”方法,以前也搞过,叫人种优生学,到了纳粹那里,成了极端,搞成肉体消灭。美国也搞过绝育。老江可能要比这些仁慈一些,只是让这些人当佣人,可惜他们不一定能当好。
人是永远不能了解宇宙的。科学也是无止境的。那种以为有一种编码决定人的一生命运的想法,其实是科学教,一种对科学的迷信。狂热起来,是宗教极端主义同样的极端。同卵双胞胎的遗传编码是一模一样的,但他们的性格,“命运”会相差很多。由此看来,也许DNA还不是理想的码的根据。我不希望我的小孩被测成一个低等级,尤其是在科学不完善,没有惟一标准答案的时候,被人狐假虎威地贴上低级的标签。
从出身到契约的改变,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大进步。老江要回到出身,让人匪夷所思,结果恐怕真要剩下个“文要写毒”了。
 费明  个例子,中国历史上最富的年代大概是汉文帝、汉景帝年间。这父子没啥大本事,但是不扰民,用这个话题的语言,尽可能保持原生态。结果朝廷的岁入太多,连穿钱的绳子都买不到了。
不是说奴隶社会更好,这几千年的发展当然让社会更加文明,但同时,过文明也要付出代价。很多时期,很多人在呼吁,回归自然,就因为此。回归自然是广义的,包括社会、政治、经济、人文、当然也包括食品。
 BigDipper
 唉,接受精英再教育就是费劲。
你能不能痛快来一句:回归到什么社会才够自然?
要不你把汉文帝、汉景帝的后代找来,咱立刻磕头山呼万岁。
 费明 老江这篇文章内容不少,我是从回归自然这个角度来看的。
如果说等级,这是客观存在。公司里开会,说到技术,中文,说到卫生,西班牙语,就这么绝对划一。在公司内部,中国人和老墨俨然成了两个群体、或说两个阶级。不是谁来划分的事儿,而是现实摆着的那么回事儿。一定要老墨当工程师,恐怕没那么容易。因为创造的价值不同,收入不一,等级就形成了。不过我对这个话题远没有对回归自然的话题更有兴趣,冒个泡儿,不一定中听。
 费明 快来一句,不能绝对平等。
南欧那些懒哥们儿的美洲四天工作、一年两个月假期已经给自己给世界造成灾难。绝对平等的诉求不行。
 BigDipper 赫赫,北欧的社会主义国家你倒不敢控诉?
精英的成色不足。
 Nibrah  "欲强奸那位前来打扫卫生的女人" -- which has been proved never happened.
When the author didn't even know this and keeps using it as his bizarre example, I am just wondering what "等级" this kind of person belongs to?
I guess when "华人难以融入主流社会", the best way to comfort yourself is to imagine you belong to a higher "等级" in the society...
 .yuyue.  等级确实存在,但没有绝然的划分。既没有“刑不上大夫”,也没有“礼不下庶人”,而且“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大家都有希望,虽然有玻璃天花板。不然“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老江假如做了一辈子人下人,被人管,下一代还是一样,想起来总是让人压抑的。
我不知道老江是不是真的相信自己有好的基因。即使有好基因,人在社会和历史的大潮前面,算不了什么。就象有人对一些至今高喊青春无悔,豪情万丈的知青所发的议论里说的,“我还是那句话,不要以为自己的那点儿狗屁成就有什么了不起,都是运气。大强奸犯76年死了,他晚死十年,不会给你机会在这里扯什么青春无悔,连自己的后人都未必有机会说什么不后悔的话。想说不悔,够资格吗?”
所以,人能还要赶上好命运。这之外,机会也很重要。黑门凯因说,“你失业,你穷,怪谁?怪你自己!”固然有几分道理,但挣大钱的,也复杂,并不全部靠基因。有读书好基因的人成千上万,但只是一个基础,比如小布什读书的基因就不怎么样。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人中的龙凤了,一年只挣20几万;电视节目上胡闹节目里的法官,一年挣几百万,上千万。
中国人在美国,地位在一步步地提高,就象犹太人一样。100年前犹太人在美国也是受歧视的,今天大不一样了。比如在美国的大学里,中国教授是越来越多了。中国人的后代,只要甩掉历史的包袱,在美国将来也是大有作为的。今天,中共的倒行逆施让中国人在美国丢脸;舞红旗的不以为丑,反以为荣。
这一代,老中,老墨,老美或者会有差距。下一代,差距就会减小。美国的教育政策,能使出身贫苦家庭的孩子,有好的教育机会。加州的大学校园里,西班牙裔的学生已经不在少处,他们将来在社会上就不一定是管卫生的了。白人子弟,也有不学好的。那是人的愚蠢,任何时候都免不了的。
老江奇思异想,怎么想得出这样的臭着,实在让人啼笑皆非。就算这个基因存在,有科学等级可以划分,如何实行?给人一人打一针,他就信服认命,乖乖服从划分,各归其类?不怕人不服,拔刀而起,“抽你丫的”?老卡扎菲据说就是划分不慎,终于出了岔,让人用刀插了肛门的。老江可不慎乎?
在实现科学等级社会前,至少也得把共产主义先实现了吧?那可是初级科学等级社会,人们觉悟高,听话。
 xian  前读到作者从药案赤裸裸的等级观念,还吃了一惊,还能激动得砸块重砖,现在知道他是病入膏盲,没药可救,也就懒得砸了。
 地主老财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江岩声大概觉得自己是有优秀基因的人类,否则他怎么能坦然对待别人的科学等级高于他呢?
不过我觉得他的科学等级实在是下三滥而已。他连什么是平等,什么是平均都搞不清,可谓愚蠢至极。
不过我更觉得他是想用诋毁平等的概念,来最终抗拒民主,因为平等恰恰是民主的基础和前提。
而等级制也正是专制社会的基础和前提。

   

  评论这张
 
阅读(65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