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最高法院为何自打耳光?(附文:药家鑫父母的夜半悲声)  

2011-06-08 18:35:16|  分类: 药家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上午8点(北京时间),药家鑫被处死。我是晚上7点,有人打来电话,才知道的,已经过去17个小时。昨天上午,我还花了两个小时,写《民意正在起变化》。我还以为,最高法院或能像我一样注意到民意的变化,在不核准药家鑫死刑的审议中,会少些为难,不再那么担心激起民变。没想到,这么快就核准,而且立斩!

最高法院的核准词,完全是鹦鹉学舌,照抄西安市法院一审判决,什么“其犯罪动机极其卑劣,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属罪行极其严重。”虽“自首,但不足以从轻处罚。”

正如我在博客转载的《药家鑫案一审二审判决不符合最高法院5月24日新闻发布会公告精神》所分析的,一审判决书里列举的药家鑫死刑理由,“其犯罪动机极其卑劣,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属罪行极其严重”,根本是站不住脚的,与客观事实完全不符,具有非常大的人为主观性,与最高人民法院5月24日新闻发布会公告精神是相违背的。如今,最高法院又公然违背自己公告的精神,无异于自打耳光,而且打得毫不犹豫,不知羞耻!

为什么?

因为党国利益高于天!药家鑫一条小命又算得了什么?在中国,法官,首先是“官”,而非“法”,即使最高法官,名为最高,头顶上其实还有更高的官,大于法的官。而服上,是第一为官之道。上要药死,药便不得不死。上为何要药死?因为中东老阿在造反,上怕,是故,凡可能引起风吹草动的死刑,一律从重从快,如此而已。

回顾4月22日一审,5月20日二审,6月7日执行死刑,整个过程,凌厉,干脆,一气呵成,说明必有尚方宝剑,暗立其中。原告方也好,被告方也好,都不过是在表演跑龙套,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如今想来,那张显,上窜下跳,到处煽风点火,唯恐法院包庇药家鑫,却原来,人家法官,从上到下,从最高到最低,早都内定好了,连措辞都无须变一字。可怜张显,机关算尽太聪明,反当了别人的马前卒,为法官火中取栗,落个杀药第一人,沾了一身血,以后到了阴曹地府,不知要怎样下油锅。难怪陕西政法委的人骂他法盲,白痴,如今看来,真是的!

 

附文:

药家鑫父母的夜半悲声(引自药庆卫微博

6月7日 17:38,我好无助,网友们你们就评论吧,那怕是大骂也好,什么声音都是安慰。

6月7日 18:08,真希望中国的法律像孔庆东教授说的那样“满门抄斩”,那样的话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解脱。死不见尸是怎样一种感受,没有经历过谁都无法体会,经历了也无法表述。

6月7日 19:38,我是一个农村人,村里有一个习惯,要给死者铺一点,盖一点,我做为一个父亲都给他准备了,可是不知道到那里铺,到那里盖。

6月7日 23:52,儿子,回来吧,已到子夜时分,你是否找到了回家的路,妈妈在等着你

6月8日 08:41,到现在还没有收到领取骨灰的消息,我向中院的张厅长咨询过,领取骨灰时我们家属是否要自备骨灰盒,因为我们有许多的规定还不明白,张厅长告诉我,按程序会自带一个骨灰盒。但愿这个自带的骨灰盒能便宜点,说实话我更愿意用我们的床单把儿子的骨灰抱回家。

  评论这张
 
阅读(59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