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药庆卫状告张显:告了就是胜利  

2011-08-13 14:54:57|  分类: 药家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络时代,言者有罪 - 江岩声 - 江岩声照片说明:8月3日,药庆卫在儿子屋里,桌上放着药家鑫的照片以及他最喜欢的滨崎步唱片。记者孔璞摄

昨日看到朋友传来的消息,8月4日,药家鑫的父亲药庆卫交了500元起诉费,向西安市雁塔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状告张显名誉侵权,要求其“澄清网上不实及恶语攻击的言论,并作公开道歉”。张显知道后,不屑地说,“毫无根据的秋后算账,简直就是莫名其妙。事情没什么好说的,如果要打官司,我甚至不用请律师,自己亲自出庭。”

我们已经见识过,并非学法律出身的张显亲自出庭,比职业律师厉害十倍,直接导致药家鑫的死。现在,他又要亲自出庭,而且是为他自己,更当浑身是嘴。结果会怎样?

极有可能,不会怎样,张显又一次战无不胜。因为他早就吃准了,法官判了药家鑫死刑并立即执行后,便和他张显是同一条战壕的战友了:判他张显有罪,便是判法官自己有罪,双方既然早已狼狈为奸,现在只能休戚与共。伟大光荣正确的人民共和国法官,怎么可能当众自打耳光,承认判处药家鑫死刑,立即执行,是因畏惧他张显煽动起来的网络民意狂潮呢?绝对不可能。法官所能做的,就是走一下过场,将先后两药案完全割裂开来,孤立地看待张显在其各种博客上的言论,就好像是个外星人的疯言疯语。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法官装模作样,将张显的博客翻个底朝天,甚至复原那些早已被张显做贼心虚删掉的帖子,又能找到什么看上去了不得的呢?无非就是说药家有钱,有房,有后台,军二代。而屏蔽了这些言论导致药家鑫被判死刑这个严重后果和背景,仅在这些言论上作文字游戏,又能给张显定什么罪呢?诽谤罪?造谣罪?都谈不上。因为这些“有”,都只是程度问题,最多只是夸大其词,捕风捉影,不是绝对的有,或没有。如今的中国,谁家没有几个小钱?没有几层关系?药庆卫又的确曾是军队干部,药家鑫又的确是药庆卫的后代,那不就是军二代吗?军队大院里,蚂蚁的后代,也是军二代,不是吗?

法官自是无话可说,甚至有可能在心里为张显的狡辩喝彩。

那么,即使张显又一次胜诉了,就真的无罪?就可以毫发无损,扬长而去,继续他自以为是的,成天不务正业,不是要杀这个,就是要杀那个的正义勾当吗?

非也!

让张显作为被告,重新回到那个杀了药家鑫的法庭,其意义,至少相当于让他经历一次杨绛的《洗澡》,逼着他这个诉讼恶棍,在药庆卫夫妇的痛苦面前,在公众媒体的聚焦下,在灵魂深处(假如他还有灵魂的话),不得不闹一次人性反省(假如他还有人性的话)。所以,药庆卫状告张显,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告了本身。告了就是胜利。人的一生当中,总是必得做一些暂时看上去没有意义,但实际上,比有意义的事情更为有意义的事情。就像雨果在《悲惨世界》里借DIGNE主教的口说的那样,有时,无用比有用更有用(l'inutile est plus utile que l'utile)。

虽然如此,我们仍然可以怀有一些期望,期望法官,不管出于什么目的,私愤,还是公愤,判处张显败诉,以儆效尤,令未来的张显之流在网上煽风点火时,有所忌惮。

  评论这张
 
阅读(83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