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文艺班》节选:70年代老师的背景  

2012-05-15 16:41:4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到老师,我得承认,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毕业,1962-1972,十年间,我随父母搬迁过两座城市,南北相距三千公里,上过三个学校,有过几十位老师,但没有一个,让我今天想起,还能产生老师的感觉。不是因为他们的教学水平,或者我今天的学问超过了那时的他们,而是因为他们那时的师道,那种共产党弄出来的东西,让我今天一想起就不舒服。那种东西,在文革中登峰造极。举个例子,我姐,1969年,在六中上初中,语文课,写作业,课文分析,分段,段落大意。当堂交卷。老师姓斗,斗私批修的斗。发作业那天,她严厉地叫我姐站起来,在全班同学面前,斗私批修,因为我姐偷懒,分一个段落时写了段落开头一句,……(中间用省略号),末尾一句。斗老师批改作业,将这两句连起来念,念出了反动的意思。

无独有偶,与我姐同时期,我在小学五年级,也是语文课,老师姓高,但人很矮小,不到一米五,要我们在本子上写一句话,“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发作业那天,在全班面前,高老师令我站起来,严词训斥,训了足足十分钟,训词里甚至提到我的罪恶的家庭出身,训完了,令我在全班50多双眼睛的注视下,走到讲台,拿回作业本。只因为我少写了一个字,“不”。我的作业本上,工工整整,白纸黑字,写的是,“千万要忘记阶级斗争”!

真要命!这虽然在今天的和谐社会看来,我当时小小的人儿很有前瞻性。今天建设和谐社会的最根本的条件,不正是千万要忘记阶级斗争吗?可那时不行。那是个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时代,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那时如果是大人写了我那句要命的话,会被扭送公安局,查祖宗三代,吃不了兜着走。高老师没叫同学把我扭送公安局,也算是她的仁慈。但我对高老师并没感激。许多年里,尤其在我自己也当了老师以后,每次想起这事,我姐那事,便愤从心底起,恨自胆边生。我不恨高老师,也不恨斗老师,我恨她们所代表的那种师道,令我深恶痛绝。

为什么呢?因为,正常的师道,提倡鼓励学生。即使批评,也注意场合,注意保护学生的自尊心。这两位老师,完全可以私下里,叫来学生,指出错误,令其下次注意。这样做,也撇清了她们或有的政治责任。她们为什么不这样做?为了杀鸡给猴看?即使这样,也有别的方式,不指名道姓的方式。在那个文字狱时代,从大人到小孩,谁不对自己手中这支笔,写出的文字,战战兢兢,心怀恐惧,哪里还需要她们在课堂上杀鸡吓猴?她们所做所为,难道不太过分了吗?

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比她们更过分的老师早就有了,文革前就有了。我二哥1965年考上大学,文革前的最后一次高考。他在芜湖上的高中。马鞍山那时没有高中。两地相距45公里。他班上一个同学没考上大学,因为他的档案里写着“此生不宜录取”。

此生为何不易录取呢?因为他的家庭出身,地主。我后来见过“此生”,蒙蒙细雨中,在农村泥泞的小路上,撑着一把油布雨伞,看上去是个非常忠厚老实的农民。他在一个农小教书。而我二哥已经大学毕业。在计划经济的体制下,一个农村,一个城市,两人的生活道路,何止天壤之别?

那位在学生档案里写下“此生不宜录取”的老师,他为什么呢?此生宜不宜录取,凭考试成绩,让有关大学决定就是了,关你个芝麻粒儿大小的中学老师屁事?又何必自作多情?如果说,是秉承上级意旨,有红头文件规定,必须给一定比例的学生写“此生不易录取”,就像57年按比例划右派,倒也无可厚非。总要有人倒霉。就像后来那些老师,必须把一些学生弄到最艰苦的地方去插队。这种事情,又不能抓阄,只好让该倒霉的人倒霉。但我相信,不是这种情况。那位老师,即使不给任何一个学生写“此生不易录取”,也不会丢饭碗。是老师自己要写的。老师忍不住要写。就像高老师看见我少写了那个“不”,斗老师从我姐的划分段落的作业里看出反动,忍不住要把事情闹大,闹到公众场合。中共17年的宣传,使这些老师的心中,丛生恶魔,视学生如犯人。我毫不怀疑,如果这些老师生在纳粹德国,肯定会将看着不顺眼的学生写入送往集中营的名单。而且,他们心里对此,不会有丝毫不安。

写下这些不愉快的事情,是为提醒读者,在读到下面这些关于文艺班老师的介绍时,千万不要忘了,他们是从怎样的一个时代走过来的。他们穿过那个时代的漫天毒雾,不可避免地留有印记,但同时,因为政治的解冻,人性的复苏,他们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我以前的老师,给我留下了一些学生对老师的应有的温暖回忆和感激。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