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那年我到肯尼亚  

2012-10-21 15:18:02|  分类: 往事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我到肯尼亚 - 江岩声 - 江岩声换了路由器,须将SAMSUNG彩色激光无线打印机重新联网。费了一通事。因为我弄丢了打印机附带的安装CD,网上也没找到相应的驱动程序。折腾了好些天。屡试不成的时候,我甚至想,到店里去偷一个安装CD盘来,拷贝后,再送回去。人不知鬼不觉,店家既无损失,当然不算偷。偷乎哉?非也,借也。但毕竟还有心理障碍,不到万不得已,黔驴技穷,还是不当梁上君子为好。所以,一日,忽然联网成功,心里痛快,不需再冒被店小二拿住,丢尽老脸的危险。

为试验打印机无线扫描的功能,偶然翻出一叠老照片,是那年我和老婆到肯尼亚。其中一张是我在赤道,一张是我坐在帐篷前。

一幅图胜千字。就想起那次旅行中的一些旧事,旧思绪。以为忘了,因为从来不曾想起,却原来还记得。

那是1996年夏天,具体哪一段时间,从哪天到哪天,一下想不起来。但那期间有个时间坐标,却刻在历史上,就是比利时两女童,Julie et Mélissa,被劫致死案震惊了全世界。我们是在蒙巴萨一家旅馆里的电视上,看见报道的,有两个孩子以及凶犯马克-杜图夫妇的照片。马克-杜图被判无期徒刑,至今还在监狱里。他老婆因是同谋,并直接造成两个孩子在她家地窖里被饿死,而被判30年,服刑15年。最近假释出狱,入住比利时南部一个修道院。其申请假释的过程,拖了三年。先是法国一家修道院答应收留她,因为比利时民众的抗议而取消。后来又是荷兰一家修道院答应收留,又因为民众的抗议而取消。这次比利时那个修道院顶住了正义的压力,站到了邪恶一边,算是法律的一次胜利吧。

那次旅行,两个星期,包括机票,花了15万比郎,是我那时月净工资的两倍。那样大手笔的花钱跨洲旅游,后来再也没有了。因我一年后,离开了公司,去了巴西。再后来,养了孩子,先是一个,后来又加一个,负担越来越重,钱却挣得越来越少。好在老婆比较争气,我这边的损失,她那边补上了,而且超过。所以我现在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并于晒网日,写一些从不曾换得一文钱的文字。世上很少人,男人,有我这条件,我得感谢老婆,是不是?

看上图赤道周围的模样,尤其那道路,就想起我和老婆,还有两个黑汉,三男一女,四个肉饼,贴胸搭背,摩肩接踵,挤在出租车后座,从内罗毕,直到那大牌所示的地名,南尤基,凡六个小时。那车行驶中,忽左忽右,因为道路上,忽右忽左,分布着大坑,车须绕坑而行。且经常与对面忽右忽左,飞驶来车,擦肩而过。一次一次的惊险,迎面扑来,掠窗而去。吾命那次未休,运气也。不应有怨,何事常像在肯尼亚拼车?

下图那帐篷内,有两张帆布行军床,一个洗脸盆,一个坐式便盆,质地倒都是白瓷,只是很脏,黄不拉叽的,看着恶心。有冷水,无热水。虽然到处是树木,茅草,蚊子并不多,不像我当年插队那里。可能是周围没有水面的缘故,空气干燥,凉爽。夜晚看天,很高,很深,布满星星,一层一层,密不透风。从未看见过那么多,那么亮的星星。

我和老婆在帐篷里住了三夜。该帐篷营地位于马萨伊马拉野生自然保护区中心某地。从内罗毕到那营地,我们两人,还有四个以色列人,加司机兼导游,一共7人,乘一辆小面包车,天蒙蒙亮出门,一路风尘,跑到快天黑才到。三夜四天,还有一天在纳库鲁,住了一夜旅馆,总计每人275美元。到今天,16年过去了,这价钱肯定要翻番的。

除去野生动物观光游那五天跟着导游外,其余时间里都是自己拿着地图乱跑。乘了蒙巴萨到内罗毕的夜车。电影《走出非洲》就是以这趟火车开始的。参观了小说《走出非洲》作者Karen Blixen (1885-1962)的故居庄园。到内罗毕郊区的Carnivore(食肉苑)吃烤肉,有斑马,角马,长颈鹿,野牛,鸵鸟等。没见狮子肉。据说是饲养的,不是真的野生动物。吃完烤肉,又去附近的一个土剧场,看了一群黑人,袒胸露背,散发着狐臭,跳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始部落舞。因为那天食肉苑没有鳄鱼肉,后来回到蒙巴萨,又专程走了很远的路,中午时分,大太阳之下,到一个鳄鱼山庄补吃鳄鱼肉。那肉,雪白,口感似肉非肉,似鱼非鱼。吃时不能想,一想挺渗人。吃鳄鱼肉时,饭店已差不多打烊,店里就我和老婆两人,坐于凉亭靠窗位。窗外树下,一口浅塘,半个篮球场大小,横七竖八,趴着十多条巨大鳄鱼,个个披盔戴甲,丑到极点那种。那顿鳄鱼肉把我肚子弄坏了,后来的24小时里,我一口东西没吃,还老犯恶心,直到飞回比利时。

两星期自助游,花钱如流水,日子过得飞快,心情也像假释的囚犯离开监狱那样愉快着。记得坐了一夜火车,从蒙巴萨到了内罗毕的第二天早上,在旅馆房间外的凉台上吃早餐,旁边有黑人侍者服务。我一边切甜瓜,一边跟老婆幽默了一句从比利时电视广告里听来的话,Riche, c'est mieux(有钱真好)。可是,好景不长,飞回比利时那天,犯了抑郁(但我当时并不知道那叫抑郁,要过好几年以后,才知道我当时已属严重抑郁患者)。飞机绕着布鲁塞尔机场,盘旋了一圈又一圈,就是降不下去,可能是起落架打不开。满满一飞机的人都紧张得不行。我肚子仍在万般难受——被那鳄鱼肉折腾的,但心情非常平静,因为我的脑子里,在盘旋着一个鳄鱼般冷血、残忍的念头:掉下去吧!掉下去,明天就不用见老板那张脸,那张脸上的鹰钩鼻子了。

这个罪恶的念头,我从未对外人讲过。十六年后的今天,因为看见那两张照片,又想起来了,赶紧记下,并值华夏文摘“本月特别推荐江岩声文集”,告于天下,以免有人看了那文集,误以为我是好人,善良人。


后记

从肯尼亚回来后,写了一篇游记,投给《人民日报》(海外版)。编辑王志光将之剪辑,取了大约四分之一的文字,以《生态链的有趣环节》为题,发表于1996年11月29日《人民日报》(海外版),第8版。此事见《审视自己的文字》。那年我到肯尼亚,竟然开启了我的写作之门,是上面两张照片中的我完全没想到的。

  评论这张
 
阅读(70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