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莫言若得诺贝尔文学奖将是对该奖的最大讽刺  

2012-10-09 14:10:28|  分类: 文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几天来,媒体热炒莫言,称其很有可能得本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有人反对说,这不可能,因为

1、法兰克福书展和官员一起退席抗议异议作家戴晴出席;

2、拒绝谈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xxx被判重刑;

3、抄写毛泽东极权文本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这三条里, 我以为最致命的,就是第3条。因为,第一条,可以解释为从众心理——大家都走了,咱也不能不走,不然太显突出;第二条,可以解释为重压之下,没有勇夫;第三条如何解释呢?没法解释,除非从人格角度。信和1000块钱是从邮局寄到家里的,没有像在法兰克福书展和官员一起退席抗议异议作家戴晴那种从众问题,也没人当面逼他,也不是什么组织上的意思,有好几个星期可以思考、选择。那么,既无众须从,也无重压要负,他为何仍从恶如流?就不能从一次善吗?人家新凤霞可以“手抖得不行”,王安忆可以“无可奉告”,他莫言为什么就不能想个什么办法搪塞过去呢?

只有一种可能,他不想搪塞,他自愿上钩,唾面自干——李银河说得对。

这样一个在共产极权下,一惯自愿上钩,唾面自干的写手,他若得了诺贝尔文学奖,那真是对该奖的最大讽刺。

文学不是科学,是人学;是人学便离不开政治,而共产党政治是人类历史上最毒化人性的政治。莫言在这种政治下受毒化57年,不但如鱼得水,滋润得很,发表作品无数,而且未见他对那种政治有过任何批判,连自我隔离都做不到,连最起码的沉默的大多数之一都做不到,他怎么算得上“具有理想倾向”?而诺贝尔在遗嘱中特别提到诺贝尔文学奖应“授予在文学领域中创造出具有理想倾向的最优秀作品的人。”也就是说,作品“具有理想倾向”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必要条件。理想倾向很难定义,但理想倾向的反面很容易定义,那就是犬儒倾向。以上列举的1、2、3 ,尤其3,便是典型的犬儒倾向。共产极权下的犬儒作品,获得了本该表彰具有理想倾向的作品的诺贝尔文学奖,难道不是对该奖以及诺贝尔在天之灵的最大讽刺吗?难道不是评奖委员们自打耳光吗?他们去年还奖励过一个“具有理想倾向”的中国人,这个人至今还被关在大牢里,而莫言对此连一句同情的话都不敢说的,今年评奖委员们就将这些都忘掉了,就大反其道而行之,这怎么可能呢?

即使撇开政治不谈,莫言的文学语言,也到不了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水平。例如《透明的红罗卜》下面一段话:“你是不是要干点活儿挣几个工分?你这个熊样子能干什么?放个屁都怕把你震倒。你跟上小石匠到滞洪闸上去当小工吧,怎么样?回家找把小锤子,就坐在那儿砸石头子儿,愿意动弹就多砸几块,不愿动弹就少砸几块,根据历史的经验,公社的差事都是胡弄洋鬼子的干活。”

这是一个“嘴一张开就骂”人的生产队长,在对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说话。这样一个农村粗人,怎么会说“是不是”。即使这是为写队长对孩子的柔和,他又怎么会对孩子文绉绉地说,“根据历史的经验”?

以语言而论,莫言不但比高行健差老远,甚至还不如卫慧,怎能配得上诺贝尔文学奖?

  评论这张
 
阅读(43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