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司汤达小说  

2013-12-21 17:03:20|  分类: 文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月前,借过一本书,可能叫《L'art de raconter》,随便看了一些。现在书已关于司汤达小说 - 江岩声 - 江岩声经还了,也忘了作者的名字。外国人名难记(后来到图书馆查了,叫Dominique Fernandez,法国院士,1929-),不刻意记,一般记不住,除非正好是我知道的某个人名(后来到图书馆查了,那人叫Dominique Fernandez,法国院士,1929生。应该记住的。我认识一个Dominique ,也认识一个Fernandez。后者是西班牙人,1987年,他举家回国,卖我一房旧家具,26,000比郎)。

该书给我留下的唯一印象是关于司汤达小说的评论。大意是,法国小说可分三类。一类是大小仲马写的那种,纯讲故事,作者好像上帝,完全置身书外。一类是普鲁斯特那种,作者就是主人公,没完没了地体验内心。司汤达则是第三类,介于两者之间。这个说法,我从未见过,引起我对司汤达小说的兴趣,虽然至今仍未读过司汤达任何一本小说,包括《红与黑》。因为我怕读经典。经典一般都是大部头,读起来耗时耗力,而所得也就是廉价的同情心。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人类几万年,哪朝哪代都如此。就算现在的社会国里尽朝晖,也还是到处有冻死骨的阴影,不是吗?所以,我一般不读经典。我认为,人类社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民粹泛滥,左右为难,和19世纪那些伟大作家有很大关系。利用小说,捧杀人类,是那些人的发明。

但是,却因上面说的那本书,买了一本《Le Magazine Littéraire》(法国文学杂志,2013年12月号),其中有好几篇文章,关于司汤达小说。有一篇还是中国人写的,Xiaomu Cheng。据该作者说,自1945年,《红与黑》在中国出了第一个译本后,至今已有28个不同译本。

有一个作者(Yves Ansel)评论说,司汤达的语言太雅,太规矩,因而他小说里的对话缺乏个性,色彩单调,词汇单一,这一点与巴尔扎克完全不同。但这是司汤达故意的,是他的审美追求,也是由他的政治立场所决定的。司汤达反对普世民主,主张精英统治下的金字塔社会。这和他从小接受良好教育,纯正谈吐,结交上流社会有关。他说他只写给能懂他的人(gens d'esprit)看。所以他说,1880年以前的人不会读我的书。他估计,要等他死后100年,到1935年,才有人能懂。司汤达生于1783年1月23日,Grenoble,死于1842年3月22日。之前两年,他应该读过关于鸦片战争的报道。

终于想花些时间,借或买本《Rouge et Noir》来看看了,主要为品味司汤达的语言。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