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想起了父亲的眼镜  

2013-05-21 01:51:18|  分类: 往事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晚上9点,开车送女儿去她一位小朋友家,50公里。今天晚上,老婆去接回来,又是50公里。总共100公里,15欧元的油费,就为女儿在那家玩一天。我们都觉得太过分了,但女儿不觉得。她觉得,劳驾父母开车,送她到这,到那,就像呼吸空气一般自然,免费。开头我不愿意去送,老婆也不愿意,唠叨说,让她打扫自己的房间时,你看她那个样子!后来,我还是捏着鼻子去送了。因为电视新闻里,有印度人火烧李克强、温家宝、五星红旗,挺稀奇的,我想看清楚一些,便打开眼镜盒,拿出一副度数深一些的眼镜,此时,想起了父亲,他的一副眼镜。

我上初中时,眼睛已高度近视,但没有眼镜。上课看不清黑板,我就抄同桌的笔记,也能对付。那时学习容易。但考试有时不发考卷,老师直接在黑板上抄题,这种情况下,我便傻眼。即使在那读书无用论时代,考场也还是有纪律的,不允许明目张胆地抄。而看不清黑板上的考题,再容易的我也做不出来。因此,考试那天,我就带着父亲的一副眼镜,已备万一。那时很少考试,一年没几次,我也就很少带父亲的眼镜,开关眼镜盒也就不灵光。那时眼镜金贵,眼镜盒也就做得结实,乌龟壳一般,估计能抗十级地震。盖子还带弹簧,关的时候,啪的一声,力道很大。有一次,关眼镜盒时,大概是别着了,眼镜的一条腿在啪的那声中断了。我吓坏了。我一向畏父如强敌,没敢跟他说,悄悄地把眼镜盒放回原处,写字台的抽屉里。我知道,他不常用那副眼镜。这件事竟然就这么悄悄地过去了。从未听父亲提起过,从未听母亲提起过,也从未听家里其他人提起过。但我记住了。以后几十年的岁月里,每次开关眼镜盒,都会想起。因为那不是一件小事。那时一副眼镜要五块钱,而我许多同学家的生活费平均每人每月不到五块钱。

昨天,我就在想,为什么父亲没批我?母亲也没说我?不是他们没发现。因为一段时间以后,我再打开那眼镜盒,眼镜的两只腿都完好。我敢肯定,我不是在做白日梦,也没有梦游的习惯。一定是父亲发现了,拿去修好了。而且,他一定猜到是谁干的。我妈不近视。我哥已下乡。我姐没那么近视,用不了他那副400度的眼镜。惟有我。但他没说。对此,我一直奇怪,直到昨天,我对老婆说了这事。我问道,为什么我父亲没说我?老婆一无所知。我自答道:一定是因为他怕我!我和我哥、我姐不一样,我自小就敢犯上作乱。我妈打我,我不仅敢拼力与之相持,而且敢毅然决然地逃跑,不回家。最后是天快黑时,二哥把我找回来的。那年我十岁。那次闹了以后,父母亲再也没严厉地说过我了,不管我做什么蠢事,闯什么大祸。他们一定背后商量过,这孩子,又傻又愣,今后还是让着点儿吧。父亲一辈子视我如土匪,一定和这些有关。

就是因为想起了父亲的眼镜,我才忽然想通了,决定送女儿去朋友家,即使须捏着鼻子。对半大孩子的要求,不能硬生生地拒绝,得顺其毛掳。我对女儿说,这是最后一次。下次,你必须事先计划好,自己坐公共汽车去。她答应了。晚饭后,和我一起去打扫诊所,忙到20点40。然后,我送她去了。单程25公里的路,去来都心平气和。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