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偶遇旧识长者  

2013-09-03 17:54:16|  分类: 往事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遇老相识 - 江岩声 - 江岩声

8月29日,周四,晒网日。下午上街,到一所学校注册西班牙语。几个月来,我自学西班牙语,学了60课,学不下去了。而就这么放弃了,又觉可惜,因为放弃西班牙语,便是放弃到西班牙安度晚年的梦。便想到找所学校,跟人一起学,或许能坚持下去。

去那所学校的路上,经过市中心广场,偶然瞥见一个面熟老人,坐在人群中,条凳上。心头闪过一霎那的犹豫后,我停下脚步,喊他,周先生!他看看我,一脸茫然。我说,你不记得我啦?他再看我,摇头,仍是一脸茫然。我便坐下,和他攀谈了半小时,并得他允许,用手机拍了这张照片。但我没说(当时也没想到),会给他写篇文字,附上照片,让我博客的读者看。我相信,他也不会在意的。一位虚岁87的老人。我要是能活到他现在的岁数,有人给我拍照,把我的照片贴得满大街都是,我也不会在意。我会很高兴。

周先生不记得我,令我放心。我从来就不是好人,又早已过了关心民生疾苦的年龄。这世界,没谁愿意被又老又穷的人沾上。但偶遇旧识,又是长者,装作不识,扬长而去,还是不忍,所以方才有了那一霎间的犹豫。

攀谈中,我跟他提起两个认识他也认识我的人,他都记得。一个是L,学物理的,1988年,坐了8天火车,从北京来列日自费留学。下了火车就一路拖着行李箱,找中餐馆,问要不要他打工。忘记我是怎么认识他的。但我为他介绍过工作:给一个我们称之为“水桶”的比利时大胖子打短工,清理一个刚失过火的房子。之所以称那个大胖子“水桶”,是因为那人的肚子实在是大,且滚圆的,跟刚吃饱的水牛肚子差不多。他还长一对牛眼,看你时就像两个大铃铛,明晃晃的,令你想起甲状腺亢进者。我能认识“水桶”,是因为我也给他打过短工,给他几个黑人租客铺地毯。大热天,累得我满头大汗,眼镜滑得都戴不住,而那几个黑人在一旁说说笑笑,一点忙都不帮。那个时候,L住周先生家,我去探视,因而认识了周先生。后来,有个朋友,W先生,租了周先生的房子,要开饭店,我去帮忙装修,因而和周先生有了更多的接触。再后来,W的饭店没开成,走人去了布鲁塞尔,我也就没再见过周先生。这都是二十多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了。偶遇旧识长者 - 江岩声 - 江岩声

周先生告诉我,那个L,几年不付房租。他忍无可忍,告到法院,花了几万(比利时法郎)的律师费,好不容易才赶跑他。“我是看他可怜,才让他住我那里的。我帮了他多少忙。他哥哥一家都是我办出来的。上海人,真是坏呀!”周先生恨道。我想起租我老房的那位自小被比利时人收养的南韩女人。竟原来,中国人里也有不付房租的。真是人一旦无赖起来,不分种族、地区和文化。

周先生还告诉我,他那栋房子卖掉了,两万(欧元),卖给一个中国人,那人心好,一直让他住在房子后院的一个窝棚里,也不要他付水电费。你可不要来看我啊。那就是个狗窝,里面乱得很,我只钻进去睡觉,白天我到街上来坐着,或者这里,或者上海楼那里,就这两个地方。

我问,您那房子四层楼,底层够开饭店的,顶少能卖20万欧元,怎么才卖2万?

 他说,我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旧房,又没钱修,也没力气修,烦不起,卖了省心。

我问,那您现在就靠点退休金生活了?

他说,是的,退休20年了。真没想到,能活这么久。政府每月还给些补助,加起来有一千(欧元),就是吃点东西,根本花不完。等我死了,钱都留给孩子。

我问,孩子都大了,还能要你的钱?

他说,总有点帮助吧?

我问,周太太还健在?

他说,在。她好赌博,我骂了几句,她就跑了,再也没回来。

周太太跑了的事情,我20多年前就知道。那时的我还以为,太太跑了,是件多大的事情,还给周先生出谋划策,怎样把太太劝回来。

又说到W。我说,最近见过他,请他拍电影,没拍成。

周先生说,W是好人,比我大一岁,我今年虚岁87,他周岁87。

我说,那您是22岁到台湾的?

周先生面露诧异,问,咦,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很好算的呀。

周先生呵呵笑了,跟我聊起他的身世,怎么到台湾的,怎么到比利时的。又从怀里掏出一叠纸,从中取出一张,展开给我看。是西班牙《侨声报》介绍他们周氏家族的文章(后来在网上找到,《风云变迁的青田周氏家族——见证中国近代史》)。我略略看了一遍,知道周先生是1949年,上海沦陷前,一个极偶然的机会,跟着他上学(上海法商学院)的校长,乘最后一班轮船到了台湾。后在国军服役,官至校尉,在金门驻过。退役后当过海关办事员。1972年,中美建交后,到比利时谋生,开过中餐馆,居住至今。

离开周先生后,我继续走路,到了学校。过两天就要开学了,等待注册的人很多。排队期间,我在想周先生,有些感慨。

第一,1972年,中美建交,是颗精神原子弹,改变了许多台湾人的命运,人们都以为台湾要完了,共产党要打过来了,于是纷纷逃离台湾,移民海外。幽默作家周腓力(1936-2003,1976年移民美国)便是其中之一。我在列日认识的这样的台湾人有七个,都以开餐馆为生,总起来说,现在活得都不好,都有些穷困潦倒的意思,类似这位周先生。他们当年如果不离开台湾,现在的日子肯定都要好一些,至少打麻将还能找到伴吧?唉,人哪!再说了,我等旅欧大陆人又何尝不是?谁能看那么远?谁不是走一步,看一步?走到最后是绝路?

第二,周先生命很硬。老来成天钻狗窝,竟然还能活到虚岁87,且气色这么好,脑筋这么清楚。那个比他大一岁的W先生,也是。我父亲老年的生活环境比他二人要好很多,却活不过他们,为什么?是否和环境有关?比利时天时、地利、人和,就长寿?这么说来,我有希望活到88,超过我父亲?

第三,老人太多,太能活,对福利制度不是好事。以周先生,W先生而论,他们开餐馆的,工作期间报税都很少,远远不够老来领取的退休金和社会最低保障金。这样的社会福利制度如何维持得下去?但又能怎样?总不能把这样的老人都安乐掉吧?一千欧元,周先生花不完,还能从牙缝里省下一些留给孩子,而比利时人根本就不够花,还要上街造反。这个社会,无解。

第四,周先生的今天,会不会是我的明天?白天呆坐大街,晚上独钻狗窝?我想,不会。因为我上网写东西,周先生不上网,也不写东西;而且,我还有西班牙的太阳,地中海的海滩;这些,周先生都没有。

  评论这张
 
阅读(69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