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Bd d'Avroy 67(附中国房客名单1982-1987)  

2014-06-19 13:57:30|  分类: 往事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Bd dAvroy 67 - 江岩声 - 江岩声

4月13日,遛狗时,被狗撞了一跤,扭了左脚。14年前在瑞士,左脚扭过一次,瘸了两年,最后打了40针才好。所以这次又扭左脚,便特别小心,每次去上班,把车停在市郊,乘公共汽车进城去火车站,这样可以少走路。二个月以来,每次公共汽车经过一个地方,窗外一栋楼,会令我想起许多往事。那个地方就是Bd d'Avroy 67。这几个字母和数字,是我来比利时后,学写的第一行文字,也是写得最多的,因为每次往国内家里写信,信封上都要写它。那栋楼当年叫做鲁尔学生之家(Home Ruhl),如今叫做学生旅馆。1982年10月14日中午,我到达布鲁塞尔,下午便来列日,住进这栋楼。至1987年10月底搬离,我在此,先后分两段时间,一共住了四年另四个月。之所以分两段时间,是因为其中隔了八个月的插空(1983年5月至1985年1月),我为练法语,搬到一个比利时老太家住。我每月交给那老太2500比利时法郎房租(=62欧元),而这栋楼里的房价是3800比郎。那时的房费是实报实销的。也就是说,我为大使馆教育处每月省了1300比郎,但教育处的老师并不高兴,他们批评我未经请示,擅离住所。但我没有办法,很快就要考试了,我的法语毫无进步,基本听不懂,说起来结结巴巴。因为住在这栋楼里,每天说得最多的是中文。几个中国人,成天在一起做饭,吃饭,说车轱辘话。楼里也住着一百比利时学生,但无一人愿意帮助我,跟我说话。现在我想起那时的情景,仍然心有余恨:比利时人真的是很坏的,比中国人坏。因为我相信,换个位置,我是比利时人,到中国留学,住在这样一栋楼里,不会没一个中国人愿意帮我操练中文。当然,我说的是那时的中国人。现在的中国人,已经远不是一回事儿了,可能已和比利时人差不多冷漠,或者还不如。

这栋楼给我留下的回忆,除了说话这一点让我觉得格外憋屈,留有余恨以外,其余都还是愉快的。如今坐车路过,看着这栋楼,有时我会想,在比利时人眼里,我那时是怎样一个人。我相信,他们一定会觉得我挺坏,那种中国人特有的坏,就像我现在看刚出国的人。这么一想,我便对那时管理这栋楼的秘书和经理心生感激。因为1985年2月,我老婆来后,她们没让我多交一分钱房租,而房间里多住一个人,总要多消耗一些电和水(尤其是热水)的吧?秘书和经理对此从无啧言。她们的管理,大概属于那种“一人二人,有心无心”的境界。

住这栋楼里,还有两个印象深刻的愉快记忆。

一个是刚来时洗热水澡。每两层楼共三个淋浴间,热水和冷水从没断过,可以随便什么时候去洗,洗多少次都没人管你。我在武汉上学四年,令我最痛恨的,就是缺水,盛夏酷暑,不要说根本就没水洗澡,连一早一晚,洗脸刷牙那点水,都要在指定时间里,去肮脏的水房排长队。所以,刚住进这栋楼时,每次洗澡,我都会产生天上人间的幸福感觉。

另一个印象深刻的愉快记忆,是买了辆自行车,新的,花了5000比郎(125欧元)。刚买车的那些天里,每天晚上,骑车上学回来,定把车子竖起来,挪腾进1米x1米的狭小电梯,推到房间里摆着,看不够地看。因为,在我那时的脑袋里,凭自己的银子,能买辆自行车,比现在买辆汽车还要了不得。那辆车,我骑了五年,1983年夏天,曾骑着它,去了巴黎。后来我买了辆摩托,经不住老薛一再央求,把那辆自行车作半价卖与他。但老薛骑车没运气,没多久,那车给人偷走了,而我骑车五年,只被偷过一个气管。老薛读完博士后,回国当了院士,听说他在江苏留比协会如今也挂了个名。

既然本篇写Bd d'Avroy 67,而且世界上绝不会再有第二个中国人写它,作为历史的一部分,兹将我认识的在Bd d'Avroy 67或长或短住过的中国人记录如下。

1. 在我之前到的:

郭育光,采矿专业,进修生,1983年回国,任中国矿业大学党委书记。

郭殿才,冶金专业,列日大学第一名中国博士,1983年回国。

郑梅榕,机械专业,进修生,来自洛阳轴承厂,原毕业于清华大学机械系,1985年回国。

刘某某(忘了全名)。计算机专业,进修生,文革前考入北大。1983年,妻子在国内去世,刘提前回国。

2. 在我之后到的:

吴信国,岩石力学专业,自费进修生,淮南矿业学院讲师。

陈惠男,老五届,大学本科核物理专业,进修生,来自南京大学。1987年,帮我打印了一部分博士论文。

张卫红,博士生。

钟海光,博士生。

李敬贤,老五届,进修生。

金先尤,博士生。

苏河源,中比合作项目,总工程师。

李香铃,中比合作项目。

张建平,中比合作项目。

李勤奋,中比合作项目。

章毓晋,博士生,现清华大学电子系教授,已出版20多本中英文专著,摞起来有120厘米(2013年10月丈量)高,离等身只差51厘米。

蔡宗夏,地理学家,访问学者,后到法国任教。

李德强,进修生,1987年,因病回国。

张镇,研究生。

  评论这张
 
阅读(40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