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局外人”长啥样儿?——偶读卡通版《局外人》随感  

2014-10-09 18:12:05|  分类: 文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读卡通版《局外人》随感 - 江岩声 - 江岩声

去年底,买了卡通版《局外人》 ,看过一遍,置于床头,有大半年了。昨天上班,感觉有点累,晚上不想看过于严肃,费脑筋的尼采,便又翻出卡通版《局外人》,随意看看。看了开头三页,有点心得;翻到最后一页,又有点心得。

看开头三页产生的那点心得是:加缪没严格按时间顺序叙述。比如第一页,第一个自然段写收到养老院电报,妈妈死了;第二个自然段写为奔丧,向老板请假。

接下来是:

J'ai pris l'autobus à 2 (BD版如此,有点奇怪。一般书里写作deux) heures. Il faisait très chaud.(我乘的是两点钟的汽车。天气很热。)

以上都是按时间顺序。但接下来却不是,写的是乘车之前的午饭:

J'ai mangé au restaurant, chez Céleste, comme d'habitude …….(我在赛莱斯特的饭馆里吃饭,跟平时一样。……)

然后又回到写乘车:

J'ai couru pour ne pas manquer le départ (我怕赶不上车,一路跑着去的)。 

为什么要颠倒次序?正常的写法应该是:

我在赛莱斯特的饭馆里吃饭,跟平时一样。……。

我乘的是两点钟的汽车。天气很热我怕赶不上车,一路跑着去的。

但不管怎样,既然是名著,那它总是对的。由此,我们似乎可以学到一点:可颠三倒四,只要不造成误解就行。

最后一页上,我看的是最后两个自然段:

田野上的声音一直传到我的耳畔。夜的气味,土地的气味,海盐的气味,使我的两鬓感到清凉。这沉睡的夏夜的奇妙安静,像潮水一般浸透我的全身。这时,长夜将尽,汽笛叫了起来。它宣告有些人踏上旅途,要去一个从此和我无关痛痒的世界。很久以来,我第一次想起了妈妈。我觉得我明白了为什么她要在晚年又找了个“未婚夫”,为什么她又玩起了“重新再来”的游戏。那边,那边也一样,在一个个生命将尽的养老院周围,夜晚如同一段令人伤感的时刻。妈妈已经离死亡那么近了,该是感到了解脱,准备把一切再重新过一遍。任何人,任何人也没有权利哭她。我也是,我也感到准备好把一切再过一遍。好像这巨大的愤怒清除了我精神上的痛苦,也使我失去希望。面对着充满信息和星斗的夜,我第一次向这个世界的动人的冷漠敞开了心扉。我体验到这个世界如此像我,如此友爱,我觉得我过去曾经是幸福的,我现在仍然是幸福的。

为了把一切都做得完善,为了使我感到不那么孤独,我还希望处决我的那一天有很多人来观看,希望他们对我报以仇恨的喊叫声。

《局外人》里,我最喜欢咀嚼的文字,第一是向老板请假,第二就是结尾这两段,尤其最后一句,处决我的那一天,希望人们对我报以仇恨的喊叫声。实在是太妙了,每次读到,甚至想到,都要会心一笑。默尔索的境界比木心要高一些。木心憎恶人类,默尔索怜悯人类。憎恶的对象必是同一级的,怜悯则须居高临下。

向老板请假,写的是“我”对人心的把握(老板不喜欢我请假,但我是为奔母丧,他不能拒绝。老板这当儿虽然垮着脸,但葬礼后会对我表示哀悼的,所以老板也是可以原谅的)。其实整部《局外人》写的就是“我”对其他人心的把握:妈妈,老板,养老院院长,门房,玛丽,检察官,法官,律师,神甫等。只是,所有这些人都不能把握“我”的心。“我”理解世人,世人不理解“我”。这种人心之间的绝对的非对称,也存在于耶稣与世人之间。所以,加缪承认过,《局外人》是比照耶稣写的。

结尾这两段,富于诗意,用法文读,是种享受,但加缪的小学老师,路易-热尔曼,并不欣赏。加缪写出《局外人》后,曾寄给这位老师,征求意见。老师回信说,结尾不好,太过暴露。老师的意思是,不要让默尔索站出来,现身说法,袒露心迹,既然大家不理解他,就一直不理解好了,就如同大家不理解为什么耶稣说,打了左脸给右脸。但加缪没听老师的意见。1942年,《局外人》在德军占领下的巴黎出版,立刻引起轰动,大获成功。

加缪老师的意见对不对呢?我以为,也对,也不对。对他老师那种水平的人,对;对一般读者来说,不对。对一般读者来说,还是浅一点为好。由此,我们应该再一次感叹,那时的西方怎么就会有那么好的老师,而且还在阿尔及利亚一个穷乡僻壤?而我们那时的老师,现在西方的老师,都是些什么人?

放好卡通版《局外人》,倒头睡下的时候,冒出二个念头:1)这书买得值;2)普天下14亿华人,还有谁会有一本卡通版《局外人》,此刻又在看,知道局外人长啥样儿的?大概不会再有第二个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