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镇家之宝  

2015-08-15 15:28:42|  分类: 日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镇家之宝 - 江岩声 - 江岩声去年底,订购了个大柜子。拖了半年,两周前才运到家来。订时的想法,是把柜子摆在一个3x3米的小房间,让那小房间的主人——女儿——升级到毗邻的大房间,因后者的主人——儿子——已升级到相隔三公里远的集镇上的一个单独套间。也就是说,将女儿的小房间改作书房。咱写东西已有20年历史,一百万字,竟一直还没有个专门用作读书、写字叫做书房的地儿,也实在有些不够专业,是不是?

可是,过了半年,想法变了,觉得还是放在客厅好些。一来容易将这么个庞然大物运进来,二来摆上些漂亮书,装饰客厅,可算镇家之宝。

据我观察,一般海外中国人家里没多少书。“一般”,是因为我知有个例外:两个音乐家,他们的书房里,有整整两壁书。其他海外中国人,咱交往的,都和咱一样,苦出身,出国时一穷二白。比如我,出国上飞机的那天,兜里只有两美元。其后的许多年里,一直在读书,凭一点奖学金,日子一直紧巴巴,哪里有钱买书?后来一人工作,二人工作,手头渐渐宽裕,但心头并没与钱俱进,潜意识里一直把自己当穷人,所以买书一直很小气,33年买下来,我家能够得出来的书,也就是如图所示的这些,真是有点不好意思。当然,咱读了一辈子书,不是只有这点书,因此,哪些书值得摆出来,哪些书不值,便得有个通盘考虑。

摆书时,我心里有如下几条标准:

1. 看上去漂亮的,

2. 有纪念意义的,

3. 亲友赠送的,

4. 对内容不反感的,

5. 对作家不反感的。

这些标准一交叉,大多数中国作家的书就被淘汰出局了,例如余秋雨的,莫言的,王蒙的,周国平的,毕淑敏的。这些作家,或令我不齿,或令我不屑,或令我觉不值。其中,对余秋雨的四本书犹豫过其中一本,姐夫送的,《余秋雨精品集》,符合上述第3条标准。是不是应该摆上,以为纪念?犹豫之中,随手抽出《文化苦旅》,精装本,随手翻开一页,随意读了两行,立刻笑起来,因为看到余秋雨式排比句,只好放下,愧对姐夫。还有许多专业书,电脑,数学,采矿,医学等,早已时过境迁,没任何一点意义,只好还让它们呆在杂物间。这些书总数加起来,大概还得两、三个大书橱才能全部装下。

这样,摆出来的书,几乎每本都有一个故事,值得一述。

左边第一层里,有四大厚本《词源》,是我父亲的。2009年,他去世后,我到他的屋,整理图书,有约三千本,打算悉数海运到比利时,留作纪念,但因后来发现得了肺病,怀疑是整理那些书时染上的,只好放弃计划,现只有随身带回的十本书,其中有这四本《词源》,四本数学力学方面的,还有父亲摔倒瘫痪那天,在西单图书城买的两本书,《我的团长,我的团》。这些书带回来后,我并未再看过,陈列在书橱里,只是为纪念。因为譬如《词源》,现在都可用谷歌、百度代替,谁还再费劲翻书查找?《我的团长,我的团》这种书,速读一遍,知道它写了些什么,就够了。

专为纪念摆出的赠书,还有大哥送的《燕山夜话》和《尘埃落定》,姐姐送的五本中学数学书,包括她自己参与编写的一本习题集,旅美翻译兼作家张洪玲送的《Wang In Love and Bondage》(王小波作品英译)和《Tempa Reviewer 31/32》(含《纸鹤》英文版),清华教授章毓晋送的两本专著,我在瑞士时一位友人送的一本欧洲菜谱,一本西方画师集。这后两本书,既厚重,又漂亮,放在左边第一层。右边最上一层有两本赠书,一本是丁娜的《寻访行家》,一本是郭力的《德国人会死绝?》,都是德译中作品。右边第2层,有两本老同学卢宁、葛社民送的书,《American History》和《tuesdays with Morrie》(专门从美国寄来)。亲友赠书摆出来,看着特别令人温馨,可惜这样的书不多,因为多数中国人并不读书,也就不知怎样买书送人。

我自己的书,专为纪念摆出来的,有《爆破工程》,已发黄破旧,是我上大学时的课本,也是我1981考研究生专业课的主要参考书;有我自己写的书《Slope Analysis with Boundary Elements》; 有七大厚本边界元国际会议论文集,硬壳精装。其中有三本,是我背着,从意大利步行,翻山越岭,偷越瑞士国境弄回来的。我自读博士开始,在边界元的学习和研究上,前后一共花了十年,虽然现在再也不会搞边界元了,可能也没什么人搞了,但值得纪念。我老婆在国内上医专的本科教材也放了几本,《耳科学》,《病理学》,《生理学》,《人体生理学》,为了纪念。80年代的书真便宜,例如《病理学》,16开本,两厘米厚,只要4块8毛钱,现在48元也买不下来。这也是值得纪念的。

其它的书,或者喜欢内容,例如茨威格的作品, 王小波的作品;或者曾花过努力研读,例如《流体力学》,《塑性力学》;或者用之作为教材的,例如一本葡萄牙语讲使用MATLAB的。

几乎所有我曾读过的外国文学(英法葡西)都放在书橱里,占了两层半,为纪念,也为随便翻翻方便。中国文学不多,因为我买的不多,值得放的更少。

摆书花了几天中的零碎时间,摆出来的效果,觉得还不错,真的有些镇家之宝的味道。当我时不时站在书橱前浏览时,就觉仿佛在欣赏音乐。立着的书,就如同建筑。人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那么立着的书也是凝固的音乐。音乐者,两要素也,一是高低,二是节奏。立着的书,恰好也具有这两要素,高低,节奏——书的厚薄,如同建筑的宽窄。此外,这些书每一本还有它的历史,那就是三维的音乐了。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