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运河晨练的一个疑问  

2015-08-03 16:29:43|  分类: 天涯海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运河晨练 - 江岩声 - 江岩声

这次回国,在北京前后待了六天,住在通州一个名叫自由城的住宅小区。出小区大门往西,走五分钟,就是大运河。河畔整修得很漂亮,垂柳成荫,石雕栏杆。每天清晨,我到运河边练琴,为了即将要参加的老同学女儿的婚礼。我拉琴的时候,有许多晨练的人从我面前走过,没有一人停下脚步,看我拉琴,无论我拉什么。我将此解释为(住在通州的)中国人的音乐水平低。因为如果反过来,我是他们其中的一人,看见路边拉琴的,一定会停下看看。当然有例外:遇见三个在一起拉二胡的,其中一个知道我“前一天在那边拉赛马”。听了一下他们拉琴,水平大约相当于42年前在六中文艺班的我,不会拉独奏曲,只会拉些歌儿。他们说,每天八点到这里拉琴,但其实,我六天里,只见过他们一次。

运河边其余晨练的人,总数当超过200,都是健身,形式五花八门,有的倒走,有的劈叉,有的跳舞,有的打太极,有的放风筝,有的玩葫芦,真是八仙晨练,各显神通。最牛的一个,是抱着脑袋,在一个钢制弧形轨道上做仰卧起坐的,我提着琴去晨练时,他在仰卧起坐;我走到河边,架好琴,拉了音阶练习,一遍《二泉映月》,二遍《赛马》,三遍《喜送公粮》,收拾好琴,往回走过时,他还在仰卧起坐。我好奇,在他身边坐下,问他,师傅您这一早上做了多少?他一边抱着脑袋,绕着其肚脐眼儿,做半圆往复运动,朝虚空作揖,一边说,一千。我又问,您多大年纪?六十三,他答。

我话到嘴边,没好意思说出来:我比他小三岁,如今却是一个仰卧起坐也做不起来。即使倒退40年,我20岁那会儿,腹肌一挺一块一块的,也就只能做20来个。这人能做一千,他那肚皮摸上去,恐怕比铁还要硬。这世界,真是有牛人!

提着琴,离开那人后,我去通州饮食一条街买早点,路上想着这位牛人,想到中文的奇特:牛人的牛,和蠢笨如牛的牛,都是一个牛字。譬如这人,他一定是那种极有耐心做我们一般人做不来的笨事的人。这样的人,我初中班上结交过一个,是我那时最好的朋友。他在班上的独门明器,是背新华字典,背出了名声,连语文老师都要敬他三分。15年后,我在《小说月报》里也看到一个做笨事的,而且不是小说,是真人真事:余纯顺。他走路,硬是走到死。背新华字典和长途走路,当然有好处,只不过性价比太低,咱一般人没耐心做。但每天做上一千个仰卧起坐,有何好处?自然界里,哪种动物需要这么强大的腹肌?我想了一路,来回2x15分钟,没想出来。提着早点(油条,麻花和包子),回到住所,又问我老婆,她是医生,也想不出来。当然,我若有那人的牛劲和牛功夫,一天拉上一千遍《二泉映月》,乖乖,那我肯定能成为世界拉《二泉映月》者第一。但,这个第一,与孔乙己知道“茴”字有四种写法,又有何区别?意义在哪儿?我想不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