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大选次日谈川普  

2016-11-11 15:26:00|  分类: 奇谈怪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11月9日,周三,是我的打渔日。上午坐火车到鲁汶大学医学院的一个办公室里,独自一人工作,推导piecewise function of resistivity公式。12点05,离开办公室,乘公共汽车去布鲁塞尔办事。比利时中小学周三下午没课,正是放学时间,公共汽车里挤满了半大的孩子。我因为在月台上刚好站对了位置,离车门不远,得以在蜂拥的人群里的前十名内上车,“抢”到一个座位,靠过道。那趟车到布鲁塞尔要开将近一个小时,如没座儿,一直站着,我的两条老腿肯定要断掉。

能在站着的人林里坐着,按理我应感到幸福,但没有,只有郁闷。因为美国大选。早上6点起床后,一知道消息,就郁闷起来,想,这个世界,真是疯了。上帝欲使人毁灭,必先使其疯狂。难道人类真的要毁灭了吗?

因为此时是中午,又刚吃过一个三明治,心情又不好,不想听手机上的音乐,也不想听收音机的新闻,也不想听西班牙语或德语,只有闭目养神。身边站着两个初中生模样的孩子,在嘁嘁喳喳。他们具体说什么,我不懂,因为是佛兰芒语,但一再冒出来的“Trump”,却是能懂的。此时此刻,全世界每个角落,都在谈论Trump,这很正常。但这两个半大的孩子,也在说Trump,说了一路,这就有些奇怪了。Trump关他们什么事? 他们又能知道多少美国的政治、经济和种族问题?

到布鲁塞尔办完事,乘公共汽车回到鲁汶火车站,差不多就到下班时间了,我便直接换乘火车回列日。火车上,又听到人谈论川普。是个黑人,在和与其对坐的一个白人谈论美国大选。黑人一再地说,真可笑,这么一个人,流氓,恶棍,奸商,种族主义者,怎么就能当美国总统?我不明白!白人不大说话,对黑人的问题,多数报以“哼,啊,哈”。我一边继续推公式——为免心烦,一边想,这白人如果在美国,肯定是川普的支持者。川普的支持者大多数在人面前不说老实话,所以报纸的民调全搞错了,而且错得离谱。而这,正是美国大选开始后,我一直担心的。

晚上八点,接女儿练习合气道(Aikido)回家。路上,她问我,今天上班,和同事谈川普了吗?
我答,没有,办公室里就我一人。我想起公共汽车上的那两个初中生,便反问她:“你们在学校里谈川普了吗?”
“当然,大家全都在谈。谈了一天。”
“哦?”我感起兴趣来。原来那两个初中生在公共汽车里谈论川普不是偶然的。
我又问女儿:“你们大家都是什么观点?”
“同学们说,如果是我们投票,美国各州地图就全是蓝的。”女儿说。

女儿在上高三。我想起最近看到的一篇文章,说美国一所中学为教育孩子,举行大选模拟投票,结果克林顿得票52%,川普48%。我曾对仅有4%的差别感到些许吃惊。我以为,孩子投票,双方比例的差别要大得多才对。看来,美国和比利时的孩子,观念的确很不一样。比利时的孩子,观念上要普世得多。

女儿又说:“道德课(相当于我上中学时的政治课)老师今天给大家讲了美国大选。老师说,选川普的多数是美国内地农村的,很保守的。老师说,年轻时到过美国内地农村。那里的学校禁止老师给孩子讲授达尔文的《进化论》。她带去了《丁丁历险记》,送给她住的那家的孩子,却被孩子的父亲扔掉了,因为其中有丁丁拿着酒杯喝酒的画面。”

“老师说,她读了川普今早的《胜选宣言》,要作全体美国人的总统,写得还是很好的。” 女儿又说。
我说:“那不是川普写的,是雇人写的。川普的文字水平只相当于小学五年级,写不出来那样的文章。”
“老师说,不要简单地把川普看作希特勒。美国是法制国家,川普不能为所欲为,实现他在竞选中许下的那些愿。大家不要恐慌。历史不会简单重复。” 女儿说。

我说:“川普今天已经拥有希特勒1933年的权力和民意基础。他只缺少两样东西,一是纳粹党;二是冲锋队。”
女儿问道:“共和党不是纳粹党?”
“不是。”
“老师说,共和党里许多人反对川普。”女儿说。
我说:“那是以前。现在川普赢了。那些人会与川普和好的。”
我又说:“现在就看川普自己要不要当希特勒了。他要是想当,是有足够条件的。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都是共和党的(此处跟女儿解释什么是参议院和众议院,略去)。川普愿意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冲锋队也不难找。川普只要一声令下,号召驱赶一千万非法移民,Ku Klux Klan肯定愿意冲锋。”
“真有这么可怕吗?”女儿问。
“我想不会。因为川普爱钱,希特勒不爱钱。希特勒上台,不是只为权力,是为了实现他的政治抱负,都写在他的书里,《我的奋斗》。我们家有一本,西班牙语的。”
女儿说: “我知道。”
我接着说:“但1933年,没人相信希特勒真会那么做,像在他的书里一句句写的那样。几年后,大家知道了,一切都晚了,谁也不敢吱声了。但川普,一个70多岁的老人,既爱钱,又好色,他怎么就能希特勒呢?我想不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