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77级大学毕业生分配前的心境——读陈华毅诗《宿命》  

2016-12-17 15:28:23|  分类: 文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逃却应科慌,
趋从梦扰心。
生然嫫妇命,
无乞夜安宁。

以上是旅日华人陈华毅的诗,《宿命》,作于1980年12月8日,2016年8月发表于《问月集》(中国文联出版社,诗词作者陈华毅,绘画作者子禺)。陈华毅1957年生于湖北。1977年考取武汉冶金医专(现为武汉科技大学医学院)。1980年毕业,分配到鞍钢精神病院。1991年到日本竹田综合病院进修。现居大阪。 

77级大学生入学人数27万3千,是文革后第一代“天之骄子”,积压了文革十年的“人才”,其中喜爱舞文弄墨的,不在少数,可谓卧虎藏龙。但有谁,在毕业分配前夕,留下一首诗,描写自己的心态,那种焦虑,无可奈何?除了陈华毅,我未见第二人。

陈华毅在《宿命》前的题记里写道:“一九八0年十二月八日,于分配前夕,常为前途担忧,许多同学为托门子而四处奔走,自知力不从心,身不由己,只能从命。”

我也是77级,也在武汉上学,对毕业前夕“许多同学为托门子而四处奔走”,也多有所闻,却未曾体会过陈华毅的焦虑。因我考取了研究生,不参加分配,比较超然。但我知道,班上的湖北同学是最焦虑的,因为他们都要留在武汉,或者湖北的大城市,而班上湖北同学人数最多,约占四分之一。

当然,即使我没考上研究生,不得不体会陈华毅式的焦虑,也肯定写不出《宿命》。因为我那时(现在也)没他的水平。我不知道“嫫妇”是何许人。百度了“嫫妇”,才知1980年的陈华毅是在用一个极冷僻的典,“嫫母”——黄帝的第四个妃子,相貌丑陋而道德高尚。《问月集》后面有陈华毅的近照,堂堂正正,绝非“相貌丑陋”,而遥想当年,1980年12月写诗的他,当然更是风华正茂。我理解,陈华毅的意思是说,自己没有路子(=相貌),又碍于清高(=道德),不屑于去托门子,四处奔走。那种心态,真个是,欲罢不忍(“趋从梦扰心”),欲说还休(“无乞夜安宁”)。诗言情——人之常情——不想走后门的人不是人。诗言志——是人者,毕竟还是要有一点精神的。于是,1980年12月8日的夜晚,在武冶医专那划根火柴就能走三圈的院子里,在武汉夏天能热死人,冬天能冻死人的简陋宿舍里,在一个77级大学毕业生的一半是欲望的火焰,一半是理智的海水的精神世界里,迸发出《宿命》,一首绝无仅有、奇妙的好诗,填补了中国诗词的一个空白。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