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鸟瞰我的知青地  

2016-08-25 17:05:02|  分类: 往事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然发现,谷歌地图上,竟能看见我的知青地——安徽省和县隐驾公社六良大队后沈生产队:

鸟瞰我的知青地 - 江岩声 - 江岩声

面对地图,许多往事,涌上心头,历历在目,兹取十件,予以记述。

1. 公房:记忆中,我和另外三个彼此都不认识的马鞍山知青,还有我母亲,于1974年7月21日,下午6点,到达这个公房,也就是到了我要待18个月的后沈生产队。那个时候,我当然不知道,我在此地将“只”待18个月。我母亲也不知道。没人知道。大家知道的是,知青下乡,就好像是被判了无期徒刑,不知要待到哪一天。但我并无丝毫囚徒的无奈和沮丧,而是满怀豪情,相信“农村是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不能责怪当时的我,为何那么傻。我一个19岁的中学毕业生,不可能识破老毛的诡计。再说,文革十年,老毛以那一句口号,把近二千万中学毕业生哄到农村去,其实也不是什么诡计。他是没办法。工业生产停滞,他不能给城里的年轻人每人一份城里的工作,当然只能都给哄到农村去。问题在于,哄去了以后怎么办? 老毛并不知道。以老毛的流氓脾气,他也不想知道。“在我身后,管它洪水泛滥,骂名滔天!”他反正握有几百万军队,几千万民兵,不怕知青里出几个陈胜吴广。而除了可能出几个陈胜吴广,脸朝黄土背朝天,在土里刨食的知青,又能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作为?老毛出自农村,熟悉农村,他知道这些。

那所公房由东西耳房和中央主房构成。东耳房住着一位下放干部,45岁左右,姓张,是个化学工程师,大家都称他张工。另外大家都知道的,是张工的月薪,121元。相对于生产队的工分值(1974年0.23元/天/10分工,1975年0.16元/天/10分工)来说,121元/月简直是天方夜谭。

我们四个知青住在西边耳房,进门对面墙下就是灶,然后往右是四张单人床,沿三面墙围成一个U形。我母亲当晚去该地图所示最北边的小高村过夜,住在下放干部李月林家。李的妻子是刘福荣。李是建筑工程师,刘是会计师。大宝是他们的大儿子。还有个老二叫二宝,当时在姥桥区中学住校。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