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她自小穷怕了——读母亲《自传》有感(二)  

2017-01-12 16:57:25|  分类: 往事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天前,我写了《有其母,必有其子——读母亲《自传》有感》,在文章末尾留下一个问题:母亲35岁时,被什么附体了而决定离开北京,一个人去包头?我当时以为,那是个与时代变迁,妇女解放相关的宏大命题,不是三言二语能够说清楚的,也不是我的理论水平能够想清楚的。

昨晚下班的火车上,我打开WORD,一个字一个字地辨认,键入了母亲《自传》的下列段落:

到中学时,1936年9月,是入的衡阳省立女中,为走读生(交不起宿膳费)。很快的三年毕业了。值七七事变,学校因时局之故,迁到衡阳乡下的渣江镇。我家也为了躲难,跑到零陵。那是1939年8月。我在零陵徳智小学教了半年书,教一年级。那时我才十四、五岁的孩子,自己还是浑身孩子气,哪儿习惯的当教员呢?所以感到非常苦闷。继续上学吗?零陵当地没有高中。回原来学校或到桂林,而家里不用说,学校的宿膳费交不起。就连路费也拿不出来。

我停下来,想,母亲“原来学校”所在地衡阳,到“我家也为了躲难,跑到的”零陵,有多远呢?查了谷歌地图,130公里。一个家庭,要穷成什么样子,才拿不出来孩子到距家130公里的地方上学的路费?我想不出来。因为我从小到大所认识的人家,没有一家拿不出这一点点钱,即使我当知青的那个生产队(1975年工分值0.16元/天)最差的农民家庭,也不至于如此贫困。我忽然明白了母亲,为什么1957年要一个人去包头,离开三个幼小的孩子:她自小穷怕了。

母亲在《自传》里写道:我有三个哥哥,连我四个孩子。家庭收入靠父母劳动(主要是我父亲一月十二元大洋的工资)来维持生活,所以生活相当苦。

资料显示民国时代,一元大洋可买30斤米。母亲家六口人,按每人30斤米计算,我外公每月工资的一半,六块大洋,要用来买米。剩下的一半,用来买菜和油盐酱醋,以及支付其它必不可少的开支,再加上,相当长的时间里,四个孩子都在上学……这岂止是“生活相当苦”?真不知母亲家是怎么过来的!

也忽然悟到,为什么母亲先后嫁的两个丈夫,都是地主家的儿子——这其实与现在的女子爱嫁大款是一样的。

可惜的是(幸运的也是),这两个地主家的好处,母亲一点也没沾到。关于第一个地主家庭,母亲在《自传》的第3页写道:我虽然过了二年地主家庭生活,但他家有多少地,地在哪里,我根本不知道。而第二个地主家庭,母亲根本就从未去过,“大门朝东朝西都不知道”(母亲与我父亲吵架时的原话)。但这第二个地主的儿子,也就是我父亲,却给我母亲带来了无穷无尽的政治上的麻烦和惊恐。就在母亲写这份《自传》的上一年里,我父亲刚刚通过立案长达一年半的甄别运动的审查,虽然留用,没有开除,遣送原籍,但拖着三条政治尾巴。这无疑令随我父亲到北京因而失业五年的母亲彻底丧失了安全感。于是,只要有份工作,有份收入,即使到天边,上刀山,下火海,她也在所不辞。

我终于理解了母亲,因而也更加佩服母亲。她做得对。没人能靠得住。一个现代女性,如果不能首先解放自己,也必定不能解放全家。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