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绿毛水怪》的几个特点  

2017-04-15 14:46:13|  分类: 文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绿毛水怪》的几个特点 - 江岩声 - 江岩声

几日前,因为王小波逝世20周年的缘故,从书架里拿了《王小波文集》第3卷(中国青年出版社)到床头,为读卷末的《黑铁时代》。计划每晚睡前看一些——我知道这书难读,但实际执行中发现,每次读,无论如何也超不过一页,便昏昏欲睡,只能放下书,倒头缩进被窝,同时宽慰自己:明日再说吧。但结果是,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何相似,……,终于,昨晚决定放弃,并得出一个结论:王小波写小说,成于思辨,也败于思辨;成于意识流,也败于意识流。因为,一个人的脑瓜,能够思辨出来的有价值的东西,能够分泌出来的有价值的意识流,总是有限的。有限的东西写完了,还要强迫自己写,就只能废话连篇。更何况,王小波作为50后的一员,所受的教育是严重残缺的,所经历的世界是极其变态的,不可能贡献出什么能够流芳百世、称得上“思想”的东西,像“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第三次浪潮》,《世界是平的》那种。

一、《绿毛水怪》的故事结构

放弃以后,还不想睡,于是想到,不妨看看这本书的第一篇,《绿毛水怪》。很久以前看过,还记得它的叙事结构:“我”听“我”讲故事。这点与茨威格小说相同。不同的是,记忆中,王小波只在《绿毛水怪》使用了这种叙事结构,而茨威格的小说几乎每一篇都是这个结构。曾在一本法文书里,读到有人专门分析茨威格《象棋的故事》里,听故事的“我”。那么,以我现在的眼光,再看《绿毛水怪》,能否看出王小波赋予了那个“我”什么特殊含义?

仔细读了《绿毛水怪》,感觉王小波对“我”听“我”讲故事这种结构的运用,的确如一般论家说到《绿毛水怪》时的用语:“处女作,内涵稍浅显”。这个听故事的“我”,在小说中的作用,只是划分故事段落,控制叙述节奏,并没有茨威格在《象棋的故事》里,赋予那个听故事的“我”的哲学与心理学上的多重意义。相对于一辈子使用“我”听“我”讲故事这种结构的茨威格来说,写作《绿毛水怪》时的王小波,毕竟还是太稚嫩了,而且浅尝辄止。

 二、《绿毛水怪》的自传特点

杜拉斯说过,所有的小说都是自传。而《绿毛水怪》作为王小波的处女作,当然更是。《绿毛水怪》的主要内容,是到北京旧书店买书、读书。这是王小波的真实生活经历。甚至小说中描写的从那家书店,要走很长的路回家,都与实际中一模一样(参见附文,《童年时的小波哥哥》by 王小波的胞弟王晨光)。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我们可以说,《绿毛水怪》写的是王小波青少年时代的读书经历。

 

三、《绿毛水怪》最感人的地方

重读《绿毛水怪》,最令我动容的地方,是王小波为男主人公陈辉的女友妖妖写的信。

陈辉:你好!
我在北京等了你一年,可是你没有来。
你现在好吗?你还记得你童年的朋友吗?如果你有更亲密的朋友,我也没有理由埋怨你。你和我好好地说一声再见吧。我感谢你曾经送过我两千五百里路,就是你从学校到汽车站再回家的六百二十四个来回中走过的路。
如果你还没有,请你到山东来找吧。我是你永远不变的忠实的朋友杨素瑶。
我要去的地方是山东海阳县葫芦公社地瓜蛋子大队。

 

四、《绿毛水怪》中几个出色的比喻和败笔

1. 心里痛苦得像正在听样板戏。

2. 我叫了起来:“田间、朱自清、杨朔!!!妖妖,你叫我干什么?你干脆用钢笔尖扎死我吧!我要是站在阎王爷面前,他老爷子要我在作狗和杨朔一流作家中选一样,我一定毫不犹豫的选了作狗,哪怕作一只赖皮狗!”

 

以下描写是败笔(那个时代,我们马鞍山的小学校长都不可能在学生面前如此损教导主任,更不要说北京了。王小波可能太痛恨那些人模狗样的小学老师而失了分寸):

校长看了看书皮,笑了:“高尔基,老孙。我告诉你,高尔基是俄国伟大的无产阶级作家,列宁很关心他的写作。这孩子看这书是早了点。你千万别找陈辉的家长,他爸爸是教育局的呢。你让他知道一个教导主任连高尔基是谁都不知道,那可太丢人了。”

 

附文: 

童年时的小波哥哥 by 王晨光(王小波胞弟,1998年7月7日,在底特律遇害身亡,年42岁)

小波是我二哥。小时候,每逢星期六的下午,我们都要从上学所住的城里西单到城外爸爸所在的人民大学去合家团聚。妈妈给我们每人3毛车钱,我们却从城里走到城外,省下的“私房银子”,小波去买旧书,我却攒起来,偶尔去买些豆面酥糖或大米花来吃。

十一二岁的他带着八九岁的我要走两个多小时,我常常走得累,也就慢了。记得从那时起小波开始给我讲起故事。森林里,有小兔、小鹿、松鼠和小羊,总是被老狼、豺狗们欺负和吃掉。狐狸自然是军师,小动物们开始组织起来防御。发展的技术从挖洞、造竹矛渐进到勾连纵横的工事,以及飞机、小炮、坦克车。对立面也有相应发展,一个个战役打不完。当老狼的联合舰队把松鼠的潜艇困在港湾里时,小波却说:下边没了。

早就忘了疲劳的我望着他发干的嘴唇,缠着他编下去。他又继续讲。那些故事里有童话的温馨色彩和战士的辉煌,我是世上唯一享受这些的男孩。人民大学到了,我却希望再走下去。

星期一我们要坐车回城里。一次在车上他不小心把买的票掉到车外,问我能否证明他买了票。我气得说:你这么不小心,我不管!我躲得远远的,直到售票员相信他了,我才走回来。

夏天的星期天下午,我们从人民大学回城。路上我们在城外的紫竹院先游会儿泳,回来时就累了,只好坐车。有一次,到了家门口,他却发现,游泳裤忘在了紫竹院。怕妈妈打,他要走回去找,我却一直走进家门。四五个小时后,天早黑透了,家里人都很着急,要去找他,他拿着游泳裤回来了。大哥望着我说:怎么能让他一个人回去找?那时,我心里泛起一点羞愧,但又庆幸免去了责罚与奔波。尽管如此,星期六下午的故事仍在继续。

小波木,小波傻,妈妈管他叫呆子。妈妈小病,躺在床上,我贴在床前说:“妈妈你病了么?想吃什么,我叫小波给你买去。”小波躲在人后,家里人传为笑谈。

小波是个好哥哥,童年中有过他,一辈子做事都会凭点良心。

15岁时我进了烟厂,分旧的防寒工作服(该工作服又称大氅),我总在别人抢先挑选完后,拿到最破的。别人给我起了个外号叫“大傻”。排长(就是带班的班长,那时一切仿军队编制,带班长管三四十人,称为排长)见了,找我谈话,让我注意十五六岁的其他同事有什么不良言论,及时汇报。他说:好好表现,马上就要重建共青团了。我跳起来说:我不干这种没出息的事。一车间一百多个同龄人里,只有我和一个小偷没能加入基干民兵。好孤独。

后来,我在东肯塔基大学念化学,二百多美元的助教金。整月地吃方便面。戴维是个三十多岁的白人男子。熟了后,常对我讲美国社会不合理,几十里以外有个贫民屋,人们无家可归。一天晚上,他来我屋,说他不肯在东肯塔基大学念了,想去百余里外的另一个城市投奔他姐姐,路上车坏了,问我有没有钱可借,他见到姐姐后一定还。我狠心拿出20美元,说:你比我富,这是我的地址,你有钱后一定还给我。戴维一去不返,从此音讯渺然。那地方东西便宜,20美元的鱼、肉、蛋、菜够吃个把月。

转到新泽西后逐渐站住了脚,其间中国同学帮过我,我又去帮新来的中国同学。帮着一位老兄买车,修车,搭着命上高速路去试车,后来却听见他对别人说我不爱帮助人。不是有意扒墙脚,听到后还真有点伤心。却又坦然,修车时已经对他说过:受累不怕,怕的是帮人未必有好报。不过,初次相识,冒险也要一试。够傻的。后来帮人的事还是做过一些,有时傻,有时不傻。

深夜醒来,泪透枕边,童年时对不起小波的两件亏心事又在眼前。小波早就忘了,我也从未再提起,埋在心底30年。这些年,不得已时,亏心事也做过,但傻不傻的,能帮人处且帮人。不是为了给把守天堂大门的上帝看,也没有施舍于人的快感。为了什么,小波、小波你可知道!

后记:小波病因未查明时夜夜失眠,睡不着觉时写了这篇东西,纪念小波哥哥。1997年4月20日凌晨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