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不拘小节,但有大道——我是谁?  

2017-05-11 15:02:12|  分类: 茨威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拘小节,但有大道——我是谁? - 江岩声 - 江岩声昨晚床上阅读,看了几页《L'impossible exil--Stefan Zweig et la fin du monde》。这是一本侧重介绍茨威格流亡史的传记,作者是George Prochnik, 奥地利裔犹太人,曾在耶路撒冷大学教美国文学,现居美国。其书英文版原题是《The impossible exile: Stefan Zweig et the end of the world》,2012年出版。我看的法文译本出版于2014年。其第121页的最后一句话,令我骇然:另一方面,可以将茨威格的病态人格解释为不知怎样成为自己(De l'autre, on peut l'interpréter comme le symptome d'une personnalité ne sachant pas comment être soi-même)。
这句话令我骇然,因为想到我自己。一直以来,我把茨威格引为同类,感觉特别能理解他,感觉他就是我的一个哥们儿,尽管他与我不是一个人种,不是一个阶层,所属不是一种文化,一个国家,所受的教育,从事的工作和与之相关的经历完全不同,且他比我大73岁,在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前13年,他就已经离开,但感觉他从未走远,因为我与他的心灵完全相通。那么,如果茨威格不知怎样成为自己,岂非我也是?于是,想到这个问题:我是谁?
独坐床上,夜深人静,万籁俱寂,认真想了想,竟然,真的想不出答案。那么,就先想想别人是谁吧。先想还在客厅工作的老婆,她是谁?立刻想出答案。又想认识的一些人,也都立刻想出答案。然而,我是谁呢?再想了想,还是想不出答案。为何别人在我眼里都是透明的,一目了然,而我看我自己却看不透,如同面对一堵厚厚的城墙?如果一个人,不知自己是谁,又如何能成为自己?于是,骇然起来:活了62年,生命的终点就在不远处,竟然从未想过,从未想明白过,自己是谁。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惊骇的?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