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勒庞三姐妹为何都是极右派?  

2017-05-06 13:39:53|  分类: 奇谈怪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天,法国大选第二轮也是最后一轮投票,胜者将担任五年法国总统。虽然法国经济世界排名第五,但明日投票的结果对世界的影响却不是第五,而是第一,超过世界所有国家包括美国的大选,因为它决定着欧盟与欧元的存在与否:竞选人勒庞的144条施政纲领的第一条,就是要退出欧盟与欧元。

勒庞自2011年起,接替其父亲,任法国极右党“国民阵线”领袖,1968年8月5日生,今年49岁,嫁过三任丈夫,都是极右党高层干部(1. 商务主管弗兰克·肖弗罗伊,1994;2. 全国秘书埃里克·罗里奥,2000;3. 副主席路易斯·阿利奥特,2009)。无独有偶,勒庞的二个姐姐也是极右党,找的丈夫也是极右党徒。一家三姐妹,全是极右党,极端种族主义者,我觉很奇怪,不能不问:为什么?

我对勒庞三姐妹全都是极右派,没有一个例外,感觉奇怪,是因为文革时,我见过一个普遍现象:对1968年初兴起的夺权的看法——好得很,还是好个屁,每个家庭都分好几派。譬如我家,我父亲和我姐是逍遥派,我母亲是好派,我三哥是屁派,我是动摇派——有时随我三哥,是屁派;有时随我母亲,是好派。

为什么我们家分几派,而勒庞家不分,只有一派,而且是政治上最极端,最凶恶的那一派?

我相信,这是基因决定的——老鼠的女儿会打洞。

极左,或者极右,或者中间派,这些政治倾向,当然不可能遗传。今天所谓的政治,在人类历史上出现的很晚,几千年吧,时间太短,不可能在人类体内变异出左中右的政治基因来。但是,决定一个人是否能不是极右的根本还是存在的,就是这人有多少恻隐心。我在《看杀猪》里论述过,人类的恻隐心是进化出来的,在物种演变中,没有变异出恻隐心的次人类,在物竞天择的生存竞争中,其集体生存能力不如变异出恻隐心的人类,因而消失了。然而,由于个体差异,每个人的恻隐心的多寡不同,人之初,性本善的程度不同。如将恻隐心的强弱量化后进行统计分析,一定会观察到,恻隐心分布呈正态:中间高,两头低。并且,这个分布与人的右中左的分布呈正相关,即恻隐心低的对应于右派,高的对应于左派。勒庞家族属于恻隐心极低的那一端,于是勒庞三姐妹就全是极右派。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