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无毒不小说——读海登莱希《银婚》  

2017-06-12 16:50:44|  分类: 文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无毒不文章》(见附文)。我在文章结尾写道:什么叫无毒不文章?就是一篇文字,如果不毒害,不挑战读者的正义神经,就不去写它。现在,读了海登莱希三篇小说之后,我发现,原来海登莱希写小说,也循同样的思路:无毒不小说。

我读过的海登莱希三篇小说是:《背对世界》,《最美丽的岁月》和《银婚》。无须仔细玩味,就可看出,这三篇小说有一个共同点:有毒。

《背对世界》教唆女人婚前失贞,婚后不忠。

《最美丽的岁月》涉嫌赞美纳粹发动的战争和破坏军婚的同性恋。因为正是在这场夺走六千万人性命的残酷战争中,“我”的母亲成了同性恋,发现了自己的真爱,度过了最美丽的岁月。

《银婚》则鼓吹夫妻老至临头各自飞。因为25年的夫妻就如同两棵老树,不会再长出什么东西了,而幸福不过是旅馆墙上的一缕阳光。

难道,不会再长出什么东西的两棵老树之间,就不仅需要,而且可以,互相依靠,共同抵御风雨吗?这是我读了两遍《银婚》后产生的疑问。而答案是显然的,小孩都知道。那为什么海登莱希还要这样写?

我相信,是因为海登莱希没有经历过25年以上的婚姻,没有体会。

写下以上“相信”五个小时以后,查了海登莱希履历信息。中文的没有。德文维基百科如下:

Elke Heidenreich wurde in der Provinz Hessen-Nassau geboren und wuchs in Essen als Tochter eines Kfz-Mechanikers und Tankstelleninhabers auf; ihre Mutter war Naherin für Kinovorhange.[1] 1958 verliess sie im Alter von 15 Jahren ihr Elternhaus und zog zu dem Pfarrer, der sie im Alter von 14 Jahren in Essen konfirmiert hatte und der selbst keine Kinder hatte.[2] Als der Pfarrer im gleichen Jahr die Pfarrstelle wechselte, zog sie mit ihm und seiner Frau nach Bonn [3].1963 bestand sie in Bonn am Clara-Schumann-Gymnasium das Abitur. Sie studierte von 1963 bis 1969 in München, Hamburg und Berlin Germanistik, Publizistik, Theatergeschichte und Religionswissenschaft ohne Abschluss[4]. 1965 heiratete sie Gert Heidenreich, trennte sich spater von ihm und heiratete 1972 Bernd Schroeder, von dem sie seit 1995 ebenfalls getrennt lebt. Sowohl mit Gert Heidenreich als auch mit Bernd Schroeder arbeitet sie aber bis heute zusammen. Seit 2006 ist der Hamburger Pianist und Komponist Marc-Aurel Floros ihr Lebensgefahrte.[5] Heute lebt Elke Heidenreich in Koln und in der Eifel.)

以上德文,我大致能看懂(学了一年德语),兹将海登莱希的简史归纳如下:

埃尔克·海登莱希1943年2月15日出生于Hessen-Nassau省,父亲经营一个加油站兼汽车修理,母亲是剧院裁缝。1958年,15岁上,海登莱希离开父母家,由艾森的一个牧师照管,该牧师没有孩子。一年后,随牧师夫妇迁居波恩。1963年,海登莱希在波恩Clara-Schumann-Gymnasium高中毕业。1963至1969年,她在慕尼黑、汉堡和柏林学习德国文学、新闻学、戏剧史和宗教学,但没取得学位。1965年,她与格特·海登莱希结婚。后来离婚。1972年,又与贝恩德·施罗德结婚。两人1995年分居。与这两任丈夫,埃尔克·海登莱希一直保持工作关系。自2006年起,她与汉堡钢琴兼作曲家马克-斯坦佛罗罗斯同居。埃尔克·海登莱希现居科隆和埃菲尔。

由以上简史可知,海登莱希先后与三个男人一起生活过,最长的纪录是23年(1972-1995)。这证实了我之前的猜测:她没有25年以上的婚姻。所以,她在《银婚》里写出的“25年的夫妻就如同两棵老树,不会再长出什么东西了”,因而应该各自飞,是没有说服力的。

 

《待续》

 

 

 

附文:《无毒不文章》by 江岩声,2012年10月8日

因为看了对比利时女作家阿梅丽·诺冬的新作《弑父》的介绍,产生了了解她的兴趣,便去列日图书馆,借了两本她的书。其中一本是她25岁(1992年)出版的第一部小说,《Hygiènne de l’assassin》,国内译作《杀手保健》。一开始,两本书都没看进去,去图书馆还《俾斯麦》那天,都想一并还了算了,又想到上班的火车上认识的一位车友说,看过阿梅丽·诺冬所有20本小说,而这个27岁的车友是不怎么读小说的人,既没看过《局外人》,也不知道《变形记》,伊为何能读遍诺冬?就觉得还应该再作一下努力。便于前天上班的路上,火车里,戴上阅读眼镜,认真地,又从第一页看起,心想,假如三页后,仍然毫无感觉,就真地算了。结果,第一页上,就注意到一句话,说到我心里去了。那页的内容,是描述小说的主人公,一个诺贝尔文学奖得主,83岁,再有两个月就要死了。自然,全世界的记者都请求采访他。但他拒绝见有色记者,因为,随着年纪,这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种族主义偏见越来越强,虽然这偏见与他内心深处的观念相左。

我不由得笑起来,想起《我的种族偏见的由来》。我还以为,是我的发现:20岁的时候,如果有种族偏见,便没人性;50岁的时候,如果还没有种族偏见,便没人智。却原来,阿梅丽·诺冬早在20年前,就写过类似的看法,而她那时才20岁出头。这个女子,太可怕了!便读了下去。而且,越读越有精神,越有味道,越佩服这位作者。简直不可思议。她(那时)才20多岁啊,怎会这般老到?敢钻进一个83岁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皮囊,对文学和社会说三道四,且句句着调,句句毒辣?例如,她借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嘴说,世间万物,以女人最丑,而女人最丑之物,便是乳房,我恨女人。

不可思议!没有男人不仰慕乳房!没有女子不想奶大。而她,却能写出这般恶毒的话来!不仅如此,她还让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说到做到,16岁上,把青梅竹马,于14岁初潮那天,掐死在湖边。因为他恨她长成女人。

简杨说,张爱玲很年轻的时候,便能写出很老到的作品;而以后几十年里却没有什么变化了。我的感觉,这位比利时女作家,25岁的时候,要比25岁的张爱玲老到十倍。中文译本如何,我不晓得,没看过,但这部小说的法语原著,真可以当作《圣经》来读,当作学习老外对话写作的教材来读。我相信,作为阿梅丽·诺冬的第一部小说,一定是厚积薄发的天才产物。或问,她一个25岁的人,如何就能厚积?因为这奇女子,6岁就能写悲剧,那种西方人称作tragédie的、从遥远的古希腊来的东西。

我决定,去买一本《Hygiènne de l’assassin》来,把其中所有的生词都查一遍,注在书上,常读常新,继续沿着我与她不谋而合的无毒不文章的路子走下去。

什么叫无毒不文章?就是一篇文字,如果不毒害,不挑战读者的正义神经,就不去写它。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