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岩声

取我所需,尽我所能,成我所志

 
 
 

日志

 
 
关于我

Dans une bonne relation, on sait ce que l'autre peut apporter. Entre un blogeur et son lecteur, c'est la même chose.

网易考拉推荐

我博客的读者们  

2011-10-20 15:53:16|  分类: 奇谈怪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天,在网上发了几句谬论,忽生罪过感,赶紧给有关朋友写信道歉。朋友回信道:你真是太低估我的觉悟了。现如今,能让我生气的人还真不多了。你永远都不用为任何事向我道歉。我们属于人以群分能分到一起的人,这样的人是不会乱生气的。

非常感动!并想到我博客的读者们。因为这位朋友是我博客的读者之一,而我博客的读者与我,正是属于以群分能分到一起的人。这样的人不多。我博客每篇文章的点击数,平均不到一百,其中相当的一部分还是重复点击。所以,我一篇文章的读者,平均可能也就5、60人。和那些博客大腕根本不能比。例如刘洪波,易中天,他们的一篇文章,动辄成千上万,甚至几十万点击。区别在于,我博客的读者虽然少,但档次都很高。所以,每念及此,我便心生自豪:你大腕又怎样?我博客一个读者,胜你十万人马!并且,对于作者来说,读者便是朋友,而朋友是镜子。一个人的档次如何,只消观察其朋友就行。朋友的档次高,说明我自己的档次也高,能不自豪吗?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我博客的读者,以学历计,许多是博士,硕士,最起码也是学士;以职位计,有教授,研究员,医生,工程师,经济师,教师,儒商;以学识计,许多人看书比我多,学问比我深,甚至,很有可能,会出医学诺贝尔奖得主!能不为我的读者们自豪吗?

有时我会想,他们为什么会来看我博客?有的还看了好几年,无论我到哪儿开博,都跟着,每天都打开看看有没有新作(可惜我不能每天都写,经常让人家失望),成了真正的粉丝。这样的粉丝里,有从未谋面,也无通信往来的人,也有我的亲人,朋友,同事,同学。例如,那个住房比我好过十倍的高中同学,大学上的是文科,读过朱光潜所有美学专著,鲁迅全集,萨特,康德,毕业后在机关里职位作到主任,90年代初下海经商。他从我在搜狐开博就看起了,而我是最近才知道的,以前从未联系过。不禁出一身冷汗!写我这种博客,犹如穿着那件皇帝的新衣在台上独舞,还有什么比突然发现,于无声暗处,有一双高手的眼睛在审视,而令人更不自在的?而且,我和他在高中时交往并不多。班上和我来往的都是些下里巴人,主要是乐队的,而他属于阳春白雪跳舞的那一拨。然而,如今,班上和我通信的,常看我博客的,唯他而已。他人在国内,却很熟悉海外写手,华夏文摘,伊甸文莞,虽然在经商,却是真正的文科人士,还向我推荐冷热的作品。有他这样科班出身,阅读广泛的忠实读者,我感到欣慰。他对我博客的评价是,“你写的博客,我最深的感受是坦诚荡荡,胸中自然流出,你把你的内心世界捧出来给人看;也可看出,你这些年来,阅读无数,阅历极广,信手拈来,不费功夫。”

不费功夫,我不能苟同。因为,“明天写什么?” 这个问题,每到周一或周三的傍晚,于下班的路上,都要跑到我的脑袋里,令我打怵,不得不费神思考。但我同学的前半句所说,与另一个资深读者,愉悦,不谋而合:“我读周作人,也不太喜欢掉书袋多的篇章。我读老江,喜欢的正是他这一点,谈自己的真情实感,虽然没有什么高论大典,但反映其内心,如座谈。”

这个愉悦,我与之没有交往。他不怎么写东西,来我博客只看不留言,但在华夏论坛上相当活跃。我读他在那里的评论已经很多年了,知道他阅读非常广泛且深入,有很大影响。华夏文摘的写手和评手里,他那个水平的,经常研讨高论大典的,没有别人来看我博客。所以,愉悦能长期关注我博客,令我感到自豪。因为这说明了我博客的档次和特点。试问:普天之下,万千博客,万千写手,除了江岩声,还有谁认真检讨自己的嫉妒心?

愉悦经常对我的观点不以为然,时而嗤之以鼻,时而严厉批评,但犹如此,更显出有他这样忠实读者的可贵。例如昨天,在华夏文摘,他写道:

思维混乱的人,常常不能前后一致。老江在这里(指《东西文化中的父亲》)表现出的不一致,是思维混乱的表现之一。大概从另外一个人的文章里面,看见了《秋菊打官司》一样表现出来的农民的仁义的一面,老江受了感动,所以对那个借钱的农民,赞誉有加。但药加薪杀的那个农民,因为她死了不说,还“害死”了一个“精英贵族”,因此就是死有余辜的了。
老江的关于父亲的文章,把父亲划分为中外两种,本来就十分简单,不容易抓住实质。也许写个例,对这些个例发感想,会更合情合理一些。有中国父亲与外国父亲之分吗?
也许光是谈“孝”在中外的不同——如果西方也有“孝”的话——还能讲出些道理来。我的印象老江对自己的父亲,是不尽满意的。认真计较起来,老江满意的人是不太多的,可能要除了一些作家,比如茨维格,那估计也是了解不多的缘故。
贵族是好的,是需要的,对人类文明的进步做了大贡献的。但老江不懂(?)大狗活,小狗也要活的道理(live and let live),所以会对人的生命做出估价,斤斤计较。这一点从哲学意义上说,起码也是功利主义的,还没有领会现代社会实现公正公义的理论。他应该读一些康德、罗尔思等(起码是其哲学的介绍)
。”

我得又一次承认,这个愉悦,就如同我肚里的蛔虫,把我钻得透透的。我自己就经常为我近年来思想的混乱而纳闷,而吃惊,直到我最近想出来“科学等级社会”这么个没人说过的词组。我觉得,我现在终于想清楚了,不再混乱了。只是,我这篇文章,是描写我博客的读者,没必要就以上愉悦所说展开讨论。引述他的评论,是为表现他的深刻。有这样深刻的读者,我感到欣慰,也是一种鞭策,督促我把观点想清楚,把文章写好。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11)|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